四道金色龙拳有如狂风巨浪,一路呼啸着蔓延过去,这才堪堪接触,田振云的剑气便被摧枯拉稀的撕裂。

“这怎么可能!”田振云瞳孔收缩整个人不自觉后退,看他震惊模样,显然是难以接受眼前这幕。

唐锋脚下一点,整个人顿时宛如闪电般扑出,不过眨眼的功夫便已到了对方的跟前。

田振云吃了一惊,然而更令他骇然的是,他发现此时此刻自己的气息,竟然已被对方给锁定住。

他本能的想往后退却,可是根本就提不上力气来,猛然间嗖的一声,他的咽喉便已被唐锋给捏住。

“现在,你还有和话说?”唐锋探出金光闪烁有如龙爪的右手盯着他,冷酷的眼神里稍稍带着点戏谑之色。

虽说这田振云也是半步武王之境,然而却是同等境界里实力最弱小的,甚至连楚雄河与霸龙使都不如。

别说在魔窟里有了突破,就算是在神国金身尚未圆满之前,这田振云,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当然了到现在为止,唐锋都没有动用神国金身,连三千神火都未用,想来他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还不到一半。

田振云并不了解这些,若知道的话,此刻恐怕就不会是这种表情了。

此时的田振云,牙根紧咬,浑身颤抖个不停,双眸除却惊骇之色外,同时还有浓浓的愤怒不甘与不可置信之色。

直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败给对方!

慵懒wendy的思恋时光

唐锋盯着他,冷声道:“按照赛制规矩,若不认输,那你便得死!”

话音落下,唐锋浑身杀意暴涨,显然动了杀心,虽然他不滥杀无辜,但也绝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

田振云却还是怔在原地,看他茫然失措的模样,显然已忘了回答。

然而就在这时,擂台角落边的陆展鹏连忙喊道:“唐龙刺手下留情,振云既然已经败了,姑且饶他一命。”

唐锋沉声道:“既然陆掌门开口,替自家徒儿求情,我姑且饶了他!”说完便立刻转身,往擂台下走去。

然而便在此时,唐锋万万料想不到,这田振云竟然会暴起发难偷袭。

此刻两人相距不过半米,更要命的是唐锋还背对着他,而且看得出来,此次田振云出手,以毫无保留。

他手中长剑陡然间爆发出璀璨夺目的紫光,施展独孤九剑最强的一击,从背后一下朝着唐锋的心窝刺来。

“大哥……”陈浩然与徐尧等人看到这里,忍不住惊呼出声。

“唐龙刺……”楚雄河与段飞扬同样高声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那田振云便已刺了过来,此刻台下那胆小之人,甚至已不忍再看。

因为他们能够想象得到,田振云这一剑若是刺下去,刺穿唐龙刺心窝,纵然是大罗神仙下凡,只怕也保不住他的命。

然而便在此时,背对着田振云看起来似乎毫无察觉的唐锋,浑身上下,忽然间金光大涨。

这一刻看起来唐锋整个人就好像是镀了一层金属,而且金属光泽之下,还燃烧着一丝丝金色的火焰。

这一刻,在不得已之下,唐锋终于动用出了神国金身!

只听得哐当一声,田振云的长剑在刺中唐锋后背之后,竟不可思议的,当场断作了两截。

“什么,这到底是什么回事,田振云的剑竟然破不开这唐龙刺的防御,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台下之人看到这幕,瞳孔暴涨,惊叹得下巴都快要掉落在了地上。

武当天和子紧密着双眸,惊道:“这不可能吧,田振云刚才那一剑,就算是真正的武王大能,只怕也不可能抵挡得了吧?”

旁边的飞龙使还是不开口,一双目光也还是紧紧盯着擂台上的唐锋,只是握刀的右手更紧,紧得以致于手背上一条条青筋直冒。

倒是旁白的达摩子,一脸若有所思的哼道:“想不到唐龙刺这小子,护体金身竟然也大成了,看样子他在秘境之时也有了奇遇。”

武当天和子忍不住问:“达摩子师兄,你是说这小子施展的是金身?”

达摩子冷声哼道:“不错,早在半年前,他就已施展过这种金身法,威力却也是非同小可。”

天和子忍不住再道:“敢问师兄,你麒麟金身比起这小子金身如何?”

达摩子兀自冷笑了两声,这才道:“要说若我没有在秘境获得奇遇,练就麒麟金身,单凭佛门罗汉金身,只怕还奈何他不得,但现在嘛……”

接下来的话他并没有说完,但是在场几人自然都听得出来。

天和子不由拱手笑道:“眼下小弟已经落败于那楚雄河,华山论剑,就靠达摩子与飞龙使两位兄台了。”

达摩子双手合十笑了两声不再接话,飞龙使则兀自哼了一声,只不过,两人的神情都是对自己相当的自信。

再说擂台之上,就连田振云也完料想不到,自己拼尽力的一击,非但没能刺穿对方的心窝,紫色长剑甚至当场被折断。

因为太过用力,紫色长剑在折断的瞬间,他整个人都是往前倾倒。

唐锋二话不说,闪电般转身,施展龙拳,一拳打在他小腹之上。

田振云嗷的一声惨呼,立刻缩着身子宛如虾米似的往后斜斜倒飞出去,最后砰的一声重重砸落在擂台的边缘。

“无耻之徒,竟敢背后偷袭,既然如此,小爷饶你不得!”唐锋怒喝,整个人极速冲出。

边缘的陆展鹏看到这,面色一沉,连忙掠上来,冷喝道:“唐龙刺,还望能够手下留情!”

他虽然嘴上如此说着,可是却已动用了紫霞神功,催动丹田的玄元,直接朝着唐锋一掌拍来。

他这一掌实在拍得不轻,而且他陆展鹏还是二重武王之境,台下之人,又哪里会看不出来,他这一掌不是在劝架,分明是想要唐锋重创。

祖龙看到这眉头皱了皱,本能的想要出手,最后却是忍住不动,毕竟,他也知道,凭陆展鹏的实力,只怕还不足以能将唐锋重创。

唐锋自然也看出来了,整个人勃然大怒,咬牙怒声喝道:“老东西,敢对我忘下杀手,给我滚!”

他说着,浑身金光火焰奔腾,直接一拳迎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