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关键时刻墨凌渊嫌弃她了,难不成是要去找楚云瑶?

这世上的男人,有几个不是被美色所惑的?

司家掌管兵权势力的老头子司守哲,年过五十了,前段时间又纳了一房姨太太,整日独宠八姨太程佳人,哪怕是宿在营房,都要八姨太在身边。

八姨太推脱,说坐车有些晕,不肯去,都要用软轿抬了八姨太过去。

秦千黛依在窗边,本想搜寻墨凌渊的身影,却意外看到一道匆匆离去的纤瘦的背影。

那女子裹着一身暗色的披风,长长的发丝在风中飞舞,步伐急促匆忙又凌乱不堪。

不是楚云瑶还能是谁?

秦千黛心思百转,难不成楚云瑶本就在储星楼?

墨凌渊来她这儿,只是做做样子,用她来刺激楚云瑶的?

或者,两人吵架了,墨凌渊一气之下才过来的,又不敢做对不起楚云瑶的事,所以就放弃了?

亦或是,楚云瑶恰巧这个时候过来找墨凌渊,偏偏知道墨凌渊进了兰楼,她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樱花女神黄灿灿夏日写真

秦千黛收回视线,很快就看到了墨凌渊的身影。

男人一身白色的中衣,在白泠泠的冷霜天气里,借着清冷的月光,越发显得气质卓越,超凡脱俗。

墨凌渊站在岔路口,似乎想要回储星楼,又想去望月阁,踌躇不定。

站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往望月阁的方向走了几步,正当秦千黛以为他今晚会宿在楚云瑶那里时,墨凌渊偏偏转身,大步走了回来,进了储星楼。

灯火一闪,对面楼里传来重重的关门声,墨凌渊宿在了储星楼。

秦千黛心里暗喜,看来墨凌渊跟楚云瑶果真是闹翻了。

属于她的机会总算来了……

储星楼里。

墨凌渊双手枕在后脑勺上,睁着眼睛,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皎洁的月色从窗外洒进来,墨凌渊看着床头上挂着的楚云瑶的自画像,掀开被子坐起来,指腹贴在画纸上,轻轻抚了抚。

今晚去了兰楼,总算证实了一件事:楚云瑶的话是错的。

她说:“对我只是男人之于女人的欲念,换了秦千黛,一样会产生这种感觉……”

不是的,压根就不是这样。

他对秦千黛,根本就没有这种感觉。

哪怕他闭着眼睛,逼着自己去亲秦千黛,内心里都是抗拒的,下不去嘴。

甚至闻到秦千黛身上的味道,都有一种本能的想要远离的冲动。

怎么会这样?

他明明记得,第一次在温泉池,那个时候的他根本就不喜欢楚云瑶,也有类似的感觉。

那个时候,楚云瑶的脸还没有医治好……

她不肯屈从,将那张黑漆漆的脸往他面前凑,质问他重口味,怎么下得去嘴的时候,他还吓唬她说,天下女人都一样。

难不成是秦千黛的问题,他只是对秦千黛没有那种感觉而已?

多换几个人试试呢?

说不定就能找到答案了……

墨凌渊彻夜未眠,一大早梳洗完毕后,直奔兰桂坊。

迟夜白听闻墨凌渊来了,打着哈欠看了眼蒙蒙亮的天色,睡眼朦胧的问:“他来干什么?”

“点了我们这里八位头牌姑娘……”

“什么?”迟夜白一跃而起,以为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