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

哔哔哔哔哔!!!

短暂急促的哨声不断地在场上响起,代表着裁判的焦头烂额。

哨声响起后,马尔蒂尼第一时间冲到裁判面前,大声申辩着;科斯塔库塔则来到卡维德斯身边,伸出双手到他腋下,似乎想将他“抬起”。

科斯塔库塔的举动惹怒了附近的佩鲁贾球员,再加上卡维德斯“渗人”的惨叫,布奇上来一把推开了科斯塔库塔,“嘿,我警告你,别碰我的队友!他受伤了!”

“法克,受没受伤你心里没数吗?”科斯塔库塔大嚷道,“混蛋,快起来,你个软蛋!什么能耐都没有的懦夫,除了假摔以外,你们就没有别的新鲜花样了吗?”

也不怪科斯塔库塔发火,这个点球的出现真是令人火大。

从慢镜头的回放中来看,李鉄的铲断虽说不上恰到好处,但足球比赛中哪有那么多干净利落的铲断?

只要第一时间主体是碰到的球,那么铲球之后的连带后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今天的裁判不知是磕了药还是和米兰有仇,赤裸裸的偏向主队。

红牌罚我们球员,点球判罚这些都可以忍受。这会儿比赛都快结束了,你又给对方一个点球是什么意思?

球员们在禁区里乱成一团,球门后方的佩鲁贾球迷也都站起身,大声嚷嚷着,朝裁判施压。

清雅学妹可爱迷人

“今天看来是没办法善终了。”黄见翔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米兰的夺冠之路真是命运多舛啊!”

“从赛季初的低迷,再到欧楚良的不失球记录,再到赛季末的连胜。”

“功夫不负有心人,米兰眼瞅就要在百年庆典中夺冠了,但最后一场比赛的最后几分钟里,却降下这么大的灾难。”

“张指导,另外一边比赛有消息么?”

“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张鹭配合道,“拉齐奥和帕尔马的比赛依旧是2比1。”

“帕尔马这赛季已经是双冠王在手,比赛踢到尾声,指望帕尔马天神下凡将拉齐奥逼平根本就不现实。米兰想要夺冠,还得看自己的实力。”

“也就是说,除非上帝保佑米兰,否则队员们就要眼睁睁看着冠军旁落了?”

“应该是这样。”张鹭沉声道。

在这个年代还没有VR,主裁判拥有场上最高权威,一旦做出判罚几乎是无法更改。

看着逐渐分成两组的队员,贝鲁斯科尼牙齿都快咬碎了。

TMD,这算什么事?

10打11都够艰难的了,还给对面判了两个点球?

这裁判是不是不想在意甲混了?

这么明显的针对当我瞎么?

捶了几下大腿后,贝鲁斯科尼咬着指甲,面沉似水,似乎在计划着什么。

但哪怕赛后他如何在意甲发挥他那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也没办法阻止场上点球的发生。

扎切罗尼也是一脸沮丧,在场边不住地摇着头。

佩鲁贾队员求胜心旺盛他是看得出来的,同时米兰队员们今天的表现可谓是超常发挥,踢个2比1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千算万算也抵不过人算,谁能想裁判会在最后时刻判给佩鲁贾一个点球呢?

从刚刚的铲断来看,如果不是李鉄及时出现,调整好的卡维德斯说不定面对的就是空门。哪怕欧楚良反应在迅速,他扑过来也得花费一段时间。

更何况李鉄的头上还包扎着纱布,全场比赛要不是他全场跑的话,米兰的后防线早就崩了。

这样的球员这样的表现,贝鲁斯科尼已经考虑下赛季给他涨薪了。

客队看台上,没有人怪李鉄,全都在在咒骂那个瞎了眼的裁判。

可无论如何咒骂也于事无补,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过。

马尔蒂尼见事态以无法挽回,回头朝欧楚良望去,满脸都是愧疚。

“欧…”马尔蒂尼擦了擦汗,轻轻唤了一声。

“队长,有什么事吗?”欧楚良正和李铁面对面站着,其他人脸上都写满了急不可耐,而两人却像没事人一样,面对面整理着装备。

“欧,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看着依旧沉稳的欧楚良,马尔蒂尼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

“没什么好说的。”欧楚良摇了摇头,“中国有句老话,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们相信我,我也会相信大家。”

“欧,很高兴你能有这样的心态。”马尔蒂尼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然后轻轻嘀咕道:“上半场你已经扑出去一个角球了,我只是有些担心,担心上帝不会再站在我们这边。”

“没关系的队长。”欧楚良露出了微笑,“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吗?中国人不信上帝!”

“好吧,那祝你成功!”

马尔蒂尼走上前,郑重其事地和欧楚良握了握手。

科斯塔库塔,阿亚拉,莱昂纳多等人也都走了过来,和欧楚良依次握手,把自己的一份力量加持在欧楚良身上。

“欧,对不起,如果不是我浪费机会过多,也就不会…”比埃尔霍夫的大手和欧楚良握在一起,德国老将满脸的愧疚。

这赛季巴蒂的进球实在是太多了,比埃尔霍夫赛季中段状态不佳,和他的金靴梦失之交臂。此时他看着欧楚良年轻坚毅的脸,回想起全场比赛错过的机会,面露惭愧。

“交给我就行了。”欧楚良五指相扣,和比埃尔霍夫对了对拳。

米兰这边在给欧楚良鼓气,佩鲁贾那边却陷入了争执。

这么好的“绝杀”机会,谁来罚这个球?

造点的卡维德斯有些跃跃欲试,但他回忆起上半场补射入网的情景,又有些纠结。

布奇、拉比奇和其余队员在又都是半斤八两,大家你不让我,我也不让你。

最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中田英寿身上,这家伙不是想进球么?怎么点球出现了,却缩到后面去了?

“中田,你不想踢这个球吗?”

“我…”中田英寿回想起上半场被欧楚良扑出去的点球,心里有些胆怯,“我已经踢丢一个了,按照顺位的话该其他人了。”

听到中田英寿这番话,其余佩鲁贾球员对视了一眼,面带疑惑。

“中田,这不像你啊。”

“对啊,你不是说无论如何也要进一个的吗?怎么这么好的机会出现了你又不要了?”

“是啊,中田,踢丢一个点球算什么?你要战胜自己,来来来,这球还是你来踢吧!”

无论队友抱着鼓励还是看他笑话的心态,中田英寿此刻的确陷入了纠结。

按照往常,他就算踢点踢丢了,再次出现点球时,他还是会争取一下的。

即便今天的比赛对手是欧楚良,他也不会因为对方将点球扑出而胆怯。

可他每每回忆到之前踢点球前心中突然响起的声音,全身上下却不由得颤栗起来。

由美…

中田英寿望向佩鲁贾主看台,那里太远,人又太多,他找不到父母,更看不到由美。

但此刻他却猜得出,由美此刻一定在为欧楚良祈祷。

有妹妹祈祷加持的欧楚良,我真的能将球踢进吗?

念头至此,中田英寿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脸色瞬间变得蜡黄。

几名队友对视一眼,佩特拉齐眼睛眨了眨,站出来说道:“中田,我们决定了,这球还是你来踢吧!”

“对,男子汉大丈夫,从哪跌倒的就从哪爬起来。一次不进算什么?第二次进了就成了!”

“是啊,你要迈过这一关,否则中国欧在你心里永远是道坎儿!”

永远是道坎儿?

最后一句话说到了中田英寿心里。

从96年出道以来,他一直活在欧楚良的“阴影”下。哪怕来了意甲,他也是除欧楚良之外来意甲旅欧的东亚球员之一。

无论是国家队还是俱乐部,中田英寿总是被欧楚良压在身下。就算获得了亚洲足球先生的提名,他也没有信心力压欧楚良夺得最终的“胜利”。

难不成要被他压一辈子?

想到这,中田英寿的心变得炽热起来。

他可以被欧楚良压一辈子,可是岛国足球呢?

难道也要一直臣服在中国队脚下?

奥运预选赛开始,亚洲杯的抽签也快到了。那么多洲际大赛等着他中田英寿领衔,但每次和中国队交手前,难道要让队友因为他踢不过欧楚良而背上不必要的心理压力吗?

念头至此,中田英寿再也没犹豫,当即点头道:“好,这球我踢!”

佩特拉齐等人对视一眼,暗自点了点头。

他们才没有那么好心呢!

中田英寿这赛季在佩鲁贾风光无限,不仅是曼联阿森纳,就连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都对他发出了邀请。

如此成功竟然落在一个东亚外援身上,佩鲁贾本土的球员看得过去才怪呢!

平时里可以为了保级大家团结成一团,但让这些队员真的佩服他,中田英寿还必须做出点拿得出手的成绩,比如打破个意甲记录看看。

所以这个点球进则好,不进也无所谓,最起码会让中田英寿的身价大跌。那些豪门再考虑他时,不得不思考这个球员能不能禁得住大赛压力等方面。如此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在意甲并不少见。

但中田英寿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一个赛季他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和队友融洽地处着更衣室关系。

但现在到了关键时刻,明知前面是刀山火海,也得朝前闯荡一番!

……

裁判一声哨响,中田英寿再次站在了球前。

“呼,还好,又是那个岛国人!欧楚良一定能扑住的!”看台上,白班长瞪大着双眼,怀里抱着一副欧楚良头像海报。

吐槽完,白班长瞬间觉得不对,连忙一脸歉意地扭过头,看向一旁的我孙子陈塘。

但我孙子陈塘根本没听见白班长刚刚的话,此刻他正踮着脚,和其他球迷一样高呼着欧楚良的名字。

“呼,我孙子哥已经是根正苗红的中国球迷了!”

白班长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海报。

海报中欧楚良留着80年代的中分头,嘴角微微翘起,面露微笑,阳光无比。

无论何时何地,身处何处,面对何种困境,欧楚良都像今天一样,始终面带微笑,沉稳应对。

而这,也正是他吸引白班长的地方。

“欧楚良,你一定要守住啊!”白班长抱紧欧楚良的海报,俏脸一红,不知想到了什么。

“上帝,请你一定要保佑AC米兰,保佑欧!”场边,霍克在胸口划着十字,就像他上半场做过的那样。

“霍克,欧是中国人,他不信上帝的。”扎切罗尼在一旁,他此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借着由头和霍克闲聊。

“不,欧虽然不是欧洲人,但我是!我信上帝!”霍克倔强地摇着头,第一次将主教练的话怼了回去,“上半场我就是这么做的,上帝他老人家就是听到了我的祈祷,欧就把球扑出去了,不是吗?”

“上帝会听你一次,难道还会听第二次吗?”

扎切罗尼白了助教一眼,如果上帝真的存在的话,那么现场的佩鲁贾球迷更多,他们一定都在祈祷上帝让这球打进。

到时候上帝听谁的?

不还得是听人多的一方?

雷纳托.古里球场,欧楚良深吸一口气,双腿缓缓下压,两只手当着两万多人的面,画了个半圆,然后缓缓张开。

“这是…太极???”看着欧楚良的动作,黄见翔满脑子问号。

“欧楚良会打太极吗?”

“呃…改革开放后,太极24式就和小学生广播体操差不多,欧楚良会打两下也在情理之中。”

黄见翔刚问完,便自问自答了一句。

关键是欧楚良这会儿摆出这副姿势干什么?

难道真的要打拳?

在欧楚良浑然天成的两招后,中田英寿尴尬起来。

欧楚良在全世界面前摆了一个属于他国家的POSE,他是不是也要还一个?

还的话用什么还?

剖腹?还是扔手里剑?

就在中田英寿犹豫时,看台上突然爆发出一个声音。

“中国功夫???”

一年前在那不勒斯,圣保罗球场的球迷们就一致相信欧楚良会用中国功夫守门,但转会到米兰后,欧楚良还从未在大众面前露过几手。

现在看欧楚良摆了个太极的POSE,不少老外球迷嚷嚷起来。

“中国功夫!中国功夫!中国功夫!”我孙子陈塘站在人群中,面色最为狰狞,喊得也是最欢。

老外对功夫的崇拜,可不是说说而已。

嘈杂间,欧楚良眼神一禀,在中田英寿助跑后的一瞬间捕捉到了什么。

第一步迈大了,和以往不一样!

这家伙果真心虚了!

反正都是张开双臂防守,有的老外门将可以跳舞,也有的做俯卧撑,我为什么不能来个太极起手式?

抱着不做白不做的心里,欧楚良屏住呼吸,面沉似水。球迷从拉近的摄像头中看到欧楚良这副笃定的样子,果然上了套。

一个简单的心理战,从改变观众心态,再到改变球员,欧楚良只用了几秒钟。

当他发现中田英寿迈出的第一步有些过大时,果断朝前一步,然后朝右扑去。

你要想正好跑到球前用最舒服的姿势射门,那只能踢这边!

欧楚良在心中呐喊一声,所有的准备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看你中田英寿上不上路了!

砰!

草屑飞起,皮球在中田英寿的扫射下,极速飞向米兰球门。

欧楚良手臂伸得笔直,五根手指犹如钢筋一样,宁屈不折。

啪!

皮球稳稳地撞在欧楚良手掌中央,从触感就能感觉得到,中田英寿这脚球质量比想象中还要差。

看着面前弹回的皮球,卡维德斯睁大了双眼。在他不大的脑仁中,似乎看到了补射的梅开二度。

佩特拉齐,布奇,卡维德斯这些佩鲁贾球员在中田英寿助跑的第一时间就冲入禁区,他们根本不相信这个岛国队友,也对自己的脚法不是很自信。

但现在,就是立功的一刻了!

马尔蒂尼死死拽住卡维德斯的衣角,但他还是低估了佩鲁贾前锋“绝杀”米兰的决心。

眼看着卡维德斯不顾一切地朝前飞铲,马尔蒂尼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NO!!!

米兰队长大喊一声,这一刻,他似乎只能用声音来追赶对手。

一次错可原谅,两次错又算什么?

就在马尔蒂尼为自己的补救失误懊恼不已时,一道白色身影突然出现在卡维德斯脚前。

噗!

呲!

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响起。

卡维德斯的右脚猛踹在欧楚良的肩膀上,鞋钉在他的球衣上刮出一道口子,强大的冲力让卡维德斯的脚伸入了欧楚良肩膀和草皮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