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霄已经快疯了,手长在门上进不得退不得,那个烦人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徘徊,“你是谁?从何而来?去往何处?”

“我是叶霄,身份证号码是5108xxxxxxxxxxxxxx,我来自华夏C省G市,我要去仙灵界找寻江楼初雪,找到古神的线索,进而找到回家的方法。”

“你是谁?从何而来?去往何处?”

“我…我是叶霄,地球生物,动物界脊索动物亚门哺乳纲真兽亚纲灵长目类人猿亚目人科人属智人种,我是由低级生物逐步进化而来,人类的目前目标是走出银河系……”

“你是谁?从何而来?去往何处?”

“我是你祖宗!有完没完啊!”叶霄欲哭无泪,心态爆炸,他对这所谓的试炼真的毫无头绪,他已经尝试过各种回答,然后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叶霄?为何我感觉你的灵魂波动如此强烈?”子石中突然传出幽幽的声音。

叶霄仿佛抓住了救星一般,急忙问道:“幽幽告诉我,我是谁,我从何而来,去往何处?”

幽幽:“……”

叶霄也明白自己的冲动,急忙解释说:“我正在参加一处秘境的试炼,被这三个问题给难住了,你有没有什么头绪?”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疯了呢。试炼的问题是‘你是谁?从而而来,去往何处?’?”幽幽这才明白了叶霄的困惑。

“我离疯掉已经不远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看法。”叶霄脸上写满了无奈,他此刻只有指望幽幽能提供一些思路了。

阳光下柔美多娇的清纯美女

“一般秘境试炼遇到这种问题都是直指本心,试炼者如实回答即可,如果符合条件自然会通过。”幽幽解释说。

“我说了,我这辈子都没有这样老实过,即便我不符合条件也该放我离开吧,我现在被困在这里动弹不得了。”叶霄逐渐冷静下来。

“我是谁?我人都在这里了,我还能是谁?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叶霄始终想不明白。

“人由身体,灵魂,本知三者构成,身体是灵魂的载体,灵魂是本知的载体。”幽幽解释到,“你的身体,灵魂和本知都没有变过吗?”

“身体灵魂我知道,这个本知又是什么?”叶霄问到。

“我且问你,如果两个人拥有一模一样的记忆,一模一样的性格,一模一样的身体,面对一切选择都会做出同样的抉择,那么他们两是否可以互相替代?”幽幽突然问到。

“这…”叶霄明白这两个人始终是两个人,但是既然他们拥有一模一样的记忆,一模一样的性格,一模一样的身体,面对一切选择都会做出同样的抉择,把其中一个替换成另外一个,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无法察觉吧,那么人又是如何界定的了?

幽幽继续解释说:“即便是身体相同,灵魂相同但本知却绝不可能相同。所谓本知就是真实的过去。世间一切法则,唯有因果与命运法则不可逆转,那两个人寻根溯源终究会出现不同之处。”

幽幽如此解释叶霄便明白了一点,地球上克隆死者并不意味着死者复生,即便克隆体继承了相同的记忆拥有一样的性格,但周围的人始终知道,曾今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并不是这个克隆人,真实的过去才是本知。可这与自己的试炼又有何联系?

“通过子母石我感觉你的本知在动摇,灵魂在恐惧?你在害怕什么,甚至连想都不敢想?”幽幽突然说到。

“我在恐惧什么?”叶霄有点不明所以,“地球上那些圣人先哲又是如何思考我是谁这个问题的呢?”

叶霄由此突然联想到一个人,“庄周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庄周梦蝶,不知蝶是庄周还是庄周是蝶,叶霄突然明白自己恐惧的是什么了。

就在这时,艮山殿散发出海量的魂力将叶霄灵魂淹没,叶霄再次昏迷过去。

“叶霄!叶霄!”幽幽连忙呼喊,却是没有回答,“糟了,我在最后那一瞬间感受到他的本知真的出问题了,如果他无法坚定自己的存在,则会永远迷失在自我的怀疑之中。我该怎么办?”幽幽眼神中满是担忧,绞尽脑汁思考着拯救叶霄的办法。

…….

当叶霄再次醒来时,最先感受到的是消毒水的气味,睁开眼睛,上方是白色的天花板。“这里是?”

“霄…霄儿你终于醒了。”映入叶霄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张日夜思念的脸,此刻无比憔悴,头发已白了大片。

“妈?”叶霄没想到自己醒来见到的竟然是自己的母亲。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我马上去告诉你爸。”话毕,她便走出房间打电话去了。

叶霄左右看了一下,便明白自己在医院的病房之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叶霄想不明白的时候,又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到了叶霄身边,“叶霄,我的好兄弟,你终于醒了!”

“张朝?”叶霄眼前之人剃着平头,长着一张普通的脸,身材高高瘦瘦的,穿着一身名牌运动服,气喘吁吁的样子,应该是急忙赶过来的。他便是叶霄在地球最好的朋友。

“这些日子多亏张朝照顾,跑上跑下,不然你爸也没有时间外出去工作,给你赚医药费。”叶霄的母亲坐在床边,眼神中泛着泪光。

“妈?我怎么了?”叶霄对面前发生的一切都感到不可思议。

张朝解释说,“让我来说吧,前几天你突然昏迷不醒,突然成了植物人,医院也检测不出什么问题。”

“植物人?我?才过去几天?”叶霄有点懵,那自己之前是穿越了?

“医生来了…”

经过各种检测后,叶霄安然无恙的出院了,一家人终于聚在一起。

“霄儿,工作先辞掉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吧。”叶霄的母亲不知道叶霄是什么问题,只是担心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我…我没事了妈,我想去我租的房子那里看一眼。”叶霄心有不甘,他依旧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你要过去拿东西吗?我开车送你去吧。”张朝毛遂自荐。

“嗯,我需要过去看一下。”发生在叶霄身上的一切他都无法向外人解释,只是所谓的灵母道源,虚空种莲都完消失不见,自己依旧是个普通的凡人。

张朝开着车载着叶霄在公路上高速行驶,叶霄看着窗外闪过的高楼大厦,如梦如幻。

“怎么了?有心事?”张朝问到。

“没事,只是感觉有点不真实。”

“不真实?你躺了那么久睡糊涂了吧,明天晚上江楼初雪会来我们这儿开演唱会,我找人搞到了两张票,我陪你去放松一下吧。”张朝突然说到。

“你说谁?江楼初雪?”叶霄闻言一愣,越来越疑惑。

“是啊,她的歌你以前不是最喜欢了吗?这次机会难得,还好你醒来的早。”张朝笑到,“到了,下车吧。”

叶霄走下车来,一辆兰博基尼突然从叶霄身旁驶过,从那扇摇下来的车窗里,叶霄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

“小草?小草!”叶霄急忙呼喊着,然而那辆兰博基尼却摇上了车窗,快速离去。

“你认识姬小草?我怎么不知道。”张朝一脸奇怪的看着叶霄。

“我认识姬小草有什么奇怪的吗?”叶霄的心情此刻忐忑不安,一切都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

“姬小草可是麒麟集团的千金,你什么时候结识她的,就连我的圈子都找不到接近她的机会。”张朝显然不相信叶霄说的话。

“走吧,先跟我上去吧。”叶霄领着张朝回到那个熟悉的小区,那间熟悉的房间。

“嗯?叶霄你回来了?没事吧?”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刚好从房中走出碰到叶霄。

“赵姨好,我没事了。”叶霄打招呼道,这人乃是自己的邻居。

“年轻人还是多运动,身体好才是最重要的,少玩点手机啊电脑什么的。”赵姨劝到。

叶霄无奈的点了点头,赵姨还是跟自己印象中的一样。

这里张朝来过许多次了,不客气的在冰箱里拿出一瓶瓶酒坐到电脑桌前开始上网,“你要找什么东西收拾什么东西快些啊,我坐这儿等你。”

叶霄回到卧室,回忆着当初发生的一切。

“是梦吗?所谓的神界三界都是梦吗?”叶霄有点不知所措,“如果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才更合理吧。”

“叶霄,过来,你的网恋对象又来找你了。”张朝突然喊到,一脸笑意。

“网恋对象?”

叶霄坐到电脑前,看着屏幕里闪烁的头像。

“幽幽?”叶霄没想到被张朝称为网恋对象的人竟然是幽幽。“也许真的是梦吧,所有的人都对应起来了,我就说怎么可能存在那种不符合物理规律的世界,而且所有事情都向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果然一切都是自己想象的。”想通这一点的同时,叶霄心中只有无尽的落寞。

“叶霄,你怎么这几天都不联系我了?”幽幽那边发来信息。

“对不起,我这边发生了一些意外。”叶霄回答到。

“还记得前几天你问过我一个问题吗?”

叶霄感觉自己的记忆真的很混乱,也许真的是这几天昏迷造成的吧。

“你问我‘你是谁?从何而来?去往何方?’我想了几天终于找到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