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墨凌薇那双雾蒙蒙的澄澈眸子动了动,看向他,一句话也没说,又转开了。

封逸辰:“……”

封逸辰又道:“昏迷三天了,我去端些粥过来给吃。”

墨凌薇无动于衷。

封少瑾推开门,端着香溢扑鼻的粥进来,站到床头。

墨凌薇终于有了反应,她浑身哆嗦着,就连牙齿也在打颤,嗓子全哑了,气息微弱,“封少瑾,我杀了,我要杀了。”

封少瑾站在原地,双手捧着粥碗,双脚好似生了根。

他看到她眼里的疯狂的恨意。

犹如燃烧着的火焰,恨不得将他焚烧殆尽。

封逸辰一把抢过封少瑾手里的粥碗,推了推他:“先出去,我来喂她吃点东西,不要站在这里碍眼了。”

封少瑾被推的连连后退,正要出去,忍不住侧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唇角溢出了血迹,心里一惊,大步走到床沿边,手指扣住了她的下颔:“凌薇,不要咬伤了自己。”

纱裙女感受初秋味道

没等封逸辰反应过来,墨凌薇已经抓住了封少瑾伸过去的手,用力咬在了他的手背上。

封少瑾犹如木桩一般,任由墨凌薇咬着他,眼睁睁的看着鲜血从他的手背上滑落下来,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封逸辰看的心惊胆战,连拖带拽的将封少瑾推出了卧房的门。

封少瑾的手背留下了两排深深的带着血的齿印,幸亏墨凌薇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到底力怯,没能从封少瑾的手背上撕下一块肉来。

将封少瑾关到门外之后,封逸辰走到床边,就看到墨凌薇正趴在床头呕吐。

好几日没有吃东西,吐出来的都是混着血水的酸水。

封逸辰不怎么会伺候人,笨手笨脚的倒了温水在盆里,用帕子擦了擦墨凌薇的脸,又倒了水给她漱口,“凌薇,我哥他……知道错了。”

墨凌薇仰起头,眸底是细碎的水光:“所以,我应该原谅他吗?”

封逸辰:“……”

封逸辰哑然。

墨凌薇撑着虚弱的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用力的喘着气,颤颤巍巍的抖着手,一点点拉开白色中衣宽大的袖口,将手臂伸到封逸辰面前:“封逸辰,知道他对我做过什么吗?”

封逸辰:“……”

他怎么不知道,他已经狠狠的将封少瑾揍了一顿了。

伤全部都集中在封少瑾的脸上,还以为能换回墨凌薇一点恻隐之心。

墨凌薇连坐都坐不稳,靠在床头,收回满是青紫红痕的手臂,开始解中衣的衣扣。

封逸辰:“……”

封逸辰有些慌:“凌薇,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墨凌薇连撕带拽的扯着衣衫的领口:“我要让逸辰少爷看清楚我身上的伤,让评评理,我该不该杀了他。”

封逸辰:“……”

封逸辰赶紧转开脸:“凌薇,我已经揍过我哥了,……不要这个样子。”

封少瑾发起疯来他招架不住。

墨凌薇被气疯了,他依然招架不住。

这两个人,骨子里都透着一股狠劲,特别是墨凌薇,平时看着不显山不露水,开枪杀人的时候,比男人还要冷静沉着……

封逸辰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直站在门口并未离开的封少瑾又推门闯了进来:“只要好起来,我这条命随时等着来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