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沉殿外。

夜月换了一身衣裳,洗漱一新。

挽发时伸手捧着雪白的头发,夜月抿了抿嘴角,心道让小星星他们看了肯定会很担心难过。但是用药水染黑,味道能瞒得过小凡和阮阮,也必定瞒不过小星星。

想了一会儿,夜月最终放弃将白发染黑。

好在养了十多年,原本元气大伤,生机黯淡导致发质干枯死寂,没有一点光泽。现在养的光泽柔顺,手感还不错。

夜月准备好了,站在月沉殿殿门外,抬头静静等着小星星他们到来。

南宫长老不远不近的站着,沉默安静的守候着夜月。不知过了多久,南宫长老似乎收到了消息一样,他抬头看了眼天边,随后朝夜月行了一礼,默默退下消失不见。

看到南宫长老离开,夜月顿时眼前一亮,激动期待起来。

很快,夜月视野里看到了罗翡和夜星辰的身影!

夜月只扫了罗翡一眼,便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夜星辰的身上,十多年不见,小星星长大了!

处于少年和男人之间,俊美矜贵,气度出尘不凡。眉眼像极了凤沉歌,但和凤沉歌不一样,夜星辰更冷酷尊贵,也更腹黑傲慢,透着股少年和男人之间过渡的张扬蓬勃。

罗翡没有过来,他隔空对夜月点点头,然后偏头对夜星辰说道:“去吧。”

乡村街道旁的迷人小可爱

夜星辰行礼告别罗翡,抬头看着夜月,眼睛闪亮,激动欢喜的飞了过来。

“娘亲!”远远的,夜星辰便忍不住激动的喊道。

夜月眉眼含笑,嘴角弯弯开口:“小星星。”

夜星辰冲到夜月面前,张开手抱住了夜月。

夜星辰长大了,身高窜起来比夜月还要高一头。亲切激动的抱住夜月,夜星辰抿紧嘴角,语气里含着无限思念的说道:“娘亲,我好想你。”

“娘亲也想我们小星星了,来让娘亲好好看看。”夜月拍拍夜星辰后背说道。

夜星辰松开手,退开一步,缓慢的转了一圈,好让夜月认真仔细的看清楚他。

夜月打量着夜星辰,眼眸中装着泪水,夜月又高兴又感伤。一转眼别离十多年,小星星都长这么大了,夜月深感自己错过了太多。

“娘亲,我终于见到你了!”夜星辰看到了夜月眼底凝聚的泪花,他的眼眶也有些红。

夜星辰深呼吸,稳重淡定的张开手对夜月说道:“娘亲你看,我现在是半神巅峰了!老师说,我再努力一些,三年内必定突破初神。”

“好好,我们小星星真棒!”夜月露出笑容,眼泪暂时压了下去。

小星星长大了,也变强了,这是大好事应该多笑笑!

夜月往夜星辰身后看了看,问道:“小凡和阮阮还没有来吗?”

“他们还在后面,收到消息应该很快就到了,我先陪娘亲说说话吧。趁他们还没来,我有很多话慢慢给娘亲说,等他们来了,我这个大哥就没机会了。”夜星辰说话时带着股少年气,莫名的委屈和无奈。

夜月再次被逗乐了。

对夜星辰点点头,夜月侧过身:“进殿内说吧。”

“会不会打扰到爹爹闭关养伤?”夜星辰看向殿内,有些紧张和担心。

夜月笑着摇摇头,“月沉殿很大的,你爹爹在内殿闭关,我们去外殿的庭院,打扰不了他的。”

“好,娘亲请。”夜星辰伸手搀扶着夜月,目光在夜月雪白的头发上扫过,夜星辰抿唇将心底的担忧和难过都藏了起来。

他只想和娘亲说开开心心的事情,让娘亲更加开心!

入殿内,夜月和夜星辰坐在庭院中。

夜月看着夜星辰,笑着说道:“小星星你先说说你在上九重的事,还有来神之界发生的事,不许只报喜不报忧,有关你的娘亲都想知道。”

“好,我都告诉娘亲……”夜星辰点点头,开口从头说起。

从上九重开始说,故事太漫长了,但他们现在有的是时间,夜星辰一一告诉夜月,有喜有忧,有他们兄妹三人的经历,也有外公外婆和大家的事……

一字一句,夜月听得格外认真,随着夜星辰的话而高兴、欢喜、担忧和松口气。

虽然没有经历,但听夜星辰叙说,夜月勉强填补了遗憾。

他们母子说话时,罗翡一直在外面等着,等到夜星凡和夜阮阮来了,罗翡抬手命令刑罚殿弟子放他们进来。

夜星凡和夜阮阮一见罗翡,立马激动的围了过来,他们左右找寻,急切问道:“殿主,我大哥和娘亲呢?他们在哪儿?”

“没看到人,我们不会来晚了吧!”夜阮阮有些着急,紫眸水汪汪的。

罗翡斜睨他们,抬手指向月沉殿,语气淡淡说道:“他们先进去说话了,你们自己进去找人,动作轻点别影响凤沉歌闭关。”

“嗯嗯!”夜星凡和夜阮阮连连点头。

他们比谁都更怕打扰到娘亲爹爹闭关疗伤。兄妹俩并肩飞过去,脚步又轻又浅,悄悄的走进月沉殿,去找娘亲和大哥了。

罗翡瞧见他们进去后,转身离开。

夜月他们一家团聚,罗翡没兴趣掺和,趁这个时间他去看看其他人闭关的情况。

夜星凡和夜阮阮一入月沉殿,夜月立马察觉到了,当即传音让夜星凡他们找到庭院这里里,母子、母女再见,又是激动泪眼汪汪的拥抱,夜阮阮抱住夜月直接不肯松手。

夜阮阮太想念娘亲了,见到娘亲顿时忍不住心底的思念和难过,呜呜的哭鼻子,把脸埋在夜月怀里不肯抬头。

夜月只得哄着夜阮阮,抬手摸摸夜阮阮的秀发。

夜星凡眼巴巴看着,支支吾吾说道:“娘亲,我还想抱您。”

“来吧~”

夜月张开手,夜星凡欢欢喜喜扑过来熊抱住夜月。

夜月再看向夜星辰,夜星辰脸颊微红,羞涩的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忍不住走过来。以前是夜月一把抱住三个宝宝,现在孩子们长大了,变成夜月被他们抱的牢牢的。

夜阮阮被两个哥哥压在了下面,委屈的撇了撇嘴,最终还是和哥哥们同享娘亲的怀抱。

抱着娘亲,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他们舍不得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