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贺夏的办公室内,乔智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合同里虽然没有对乔智的工作量做明确要求,但乔智和贺夏在口头上达成约定,每个月至少来国宾馆担任一次主厨。

另外,遇到国宾馆重要的活动,乔智也有义务抽身前来帮忙。

除了在国宾馆招待外宾之外,偶尔还得跟随外宾团在国内各地考察随团,提供餐饮服务。

另外,如果有商务团出发前往国外,偶尔也得跟随商务团出国。

至于酬金的问题,贺夏没有跟乔智细说,乔智也没有问,大致是按照次数支付佣金,按照每次招待宴的规模,像今天近千人的宴会,用尽能达到五万元,对于一般的厨师而言,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

如果随团的话,收入会更高一些,除了佣金之外,还有差旅补贴。

乔智知道加入国宾馆的好处,但他平时的事情太多,实在是分身乏术,所以起初才会拒绝贺夏,但以贺夏的身份,以国宾馆的尊崇,第二次再邀请自己,他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贺夏拿着合同,看了好几遍,笑着说道:“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乔智微微颔首,“以后还请贺总多指点!”

贺夏将合同收拾好,晚点会交给财务部门缩进档案室。

“刚才有几个领导给我打来电话,宾客们对黄桥烧饼很感兴趣。”

海边小美女青春活泼写真套图

乔智微笑道:“我可以将改良版的黄桥烧饼的做法,与王世茂交流一下。”

贺夏表情露出豁然之色,乔智如此大方,更感觉这个合约签得太值得了。

贺夏给王世茂打了个电话,王世茂来到办公室,主动跟乔智打招呼。

有实力的人,让人尊敬。

王世茂已经不以年龄来看待乔智,在他心里,乔智是跟自己师父同一个档次的名厨。

贺夏满意王世茂的态度,与他笑道:“乔智已经同意将黄桥烧饼的烹饪方法,转让给我们国宾馆使用了。等下你就带着他去厨房,学习一下方法。”

王世茂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对厨师而言,食谱等于身家性命,轻易不外传。

“那实在太好了。今天的几道菜,每一道的质量都很高,但最受好评的无疑还是黄桥烧饼。”王世充肯定道。

“以王国厨的实力,只要我从头到尾做一遍,他就能学会了。”乔智笑道。

王世茂比乔智大了十几岁,乔智避免让他跟自己学习,心里不舒服,所以表现得很谦逊。

贺夏冲着有点发懵的王世茂,笑着说道:“对了,乔智已经和国宾馆签约,成为技术顾问,以后每个月会到国宾馆至少担任一次主厨。”

王世茂呼了口气,笑道:“这对我们国宾馆而言,是一件好事啊!”

……

返回酒店,乔智接到好几个道贺电话。

他没想到消息穿得这么快。

城市越大,圈子越小,在燕京这座国际化大都市,好像没什么秘密而言。

站在阳台上,乔智观察林立的大厦,阴天的燕京城多了一抹沧桑。

梅菱给乔智打来电话,心情不错,“刚才国宾馆发布了一条消息,在网上引起了热议!”

“跟我加入国宾馆有关?”乔智猜测。

梅菱颔首:“是啊,刚才国宾馆宣布欢迎你加入

,担任技术顾问。对于任何一名厨师而言,这都是顶级的荣耀,比起赢得什么大奖,含金量要高,我是想跟你确认一下,此事是否真的?”

乔智苦笑:“国宴结束之后,贺夏拉住我,再次跟我提到了聘用我的事情,我考虑到不能让贺夏下不了台,就答应了他的要求。不过,我跟他提前打过招呼,每个月只要到国宾馆工作一天。”

梅菱摇头叹气,“你啊,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想要得到国宾馆的认可,那是多么难的事情。全国有一千万个厨师,国宾馆是他们的梦想殿堂,你竟然有拒绝加入的想法,还真是难以理喻。幸好你还是想通了,否则,以后早晚会后悔。”

乔智突然笑了起来,“我崇尚低调的处事,国宾馆太高大上,我感觉跟自己的气质不符。当然,如果非要求着我加入,我也不能多次拒绝,那样会显得我太高调,情商太低,不懂人情世故。”

梅菱忍不住笑出声,讥讽道:“你的意思,贺夏让你难做了?”

“没办法啊!他也是有自己的立场。如果不是出于自己的立场,他也不会如此执着。”乔智无奈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接受国宾馆的邀请,他只想低调地当个餐饮企业的老板,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整好。

国宾馆的工作看似高大上,但必须要谨慎细致,如果出了问题,那就是重大事故,放在古代的话要掉脑袋,放在现在,即使不掉脑袋,那也是责任重大。

可是,没办法拒绝……

唉,男人的身不由己,无人能懂。

寂寞茹雪,枯燥单调。

梅菱抱着手机,每次跟乔智聊天,总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别人拼尽全力想要争取的东西,他总是一种弃若敝履感觉。

关键不是他可以装出来的,而是发自肺腑不想要。

内心深处,又有一种钦佩。

乔智总能带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未来的餐饮界,必有他一席。

“对了,快过春节了,到了除夕守岁那一天,我不一定来得及给你打拜年电话,所以提前给你说一声,春节快乐!”乔智轻声说道。

梅菱错愕,笑道:“你今年春节准备怎么过?”

乔智道:“回琼金,乔帮主今年准备了年夜饭,我准备和坚守在岗位的员工们一起过年。你呢?”

梅菱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准备回老家过年,其实我不太想回去,你知道原因的!”

乔智道:“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多置办一点年货,然后开开心心地回家过年。保持好状态,他们发现你的生活比想象中要好,也就没那么多闲言碎语了。”

梅菱笑道:“父母对我的唠叨是关心,但那些亲朋好友就不一定了。他们的关心带有嘲讽的感觉,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伤疤裸露出来,被对方不断地挑破。”

梅菱的老家在农村,亲戚都很传统,在他们看来,夫妻过日子,领了证,那就是一辈子的。

尽管梅菱离婚,是赵安出轨在先,但梅菱不挽回婚姻,任由第三者顺利插足,在亲戚的眼里,她太傻了。

梅菱能在云海落地生根,一度是父母的骄傲。

但如今在亲戚眼中,离婚成了污点。

一个巴掌拍不响,离婚有第三者插足的缘故,肯定也跟梅菱自身有关。

梅菱是

一个很独立的女人,但她也是普通人。

亲戚的异样眼神,让她对过年充满恐惧。

“上学那会,每次春节,亲戚都会问你考试考得如何,毕业之后,亲戚会问你有没有对象,顺利结婚了,又会问你什么时候考虑养个孩子,有了孩子之后,会问你是否考虑二胎。亲戚太恐怖了!”梅菱略带幽默地说道。

“要不,你也别回去过年了。来琼金跟我一起过,如何?”

“有这个想法,我得考虑考虑。”

梅菱嘴上说考虑,其实内心已经否定了这个想法。

她和乔智的关系很好,但只是合伙人。

两人凑在一起过年,那不合时宜。

自己孑然一身,但乔智有家室,她需要和乔智保持一定的距离,否则,合伙人的关系很容易受到影响。

打完电话,梅菱做好决定,过年不回家,跟父母就说,自己工作太忙。

她打算等过完春节,再邀请父母来云海好好住一段时间,以尽孝道。

……

国宾招待宴结束第二天,很多消息在烹饪界盛传,外宾们对今年宴席上的菜品表示高度认可,至于有领导知道几道菜脱胎于开国第一宴,对国宾馆表示了高度的赞许。

华夏烹饪协会在年前发布了一条公示,关于特批乔智进入国厨队伍的公告。

此公告蕴藏着很大的信息量。

这么多年以来,烹饪协会还是第一次为了一个人专门给出公告,充分说明了乔智的重要性。

另外,很多人揣测,这也是为了让乔智赶上年后青年厨师协会成立的末班车。

想要担任青年厨师联盟的要职,有国厨的身份,这是最起码的。年前发布公示,过完年之后,公示期结束,乔智就有了国厨的身份。

乔智得到这个消息,也是有点意外,他并没有申请过国厨,估计是唐骑帮自己搞定的。

这算是此次担任国宴主厨的意外收获!

只能说朝中有人好办事,当初邀请唐骑合伙,是一个明智之举。

傍晚时分,乔智搭乘高铁抵达琼金,陶亮在高铁站等待自己,上车之后,乔智吩咐陶亮将自己送到教师楼,然后他就可以下班了。

尽管教师楼安排了人定期打扫,但春节之前,他还是要过去开门,顺便跟邻居打个招呼。

父母不在,但他要让父母依然有存在感。

“咦,这不是小智吗?”听说乔智回来,田姨特地上门来看一眼。

“田姨,你好,新春快乐。”乔智将鸡毛掸子搁在一边,打算给田姨倒杯茶。

“不用给我准备茶,我说两句话就走。”田姨笑道,“你妈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啊?”

“元宵节过后吧!”乔智知道田姨跟柯清的关系很好,肯定知道柯清的归期。

田姨颔首道:“瑞士虽然很好,但你妈还是挺想家的,前两天我们还通电话的,等她回来了,我得给她接风洗尘。”

乔智笑道:“谢谢您了。”

田姨挥手,“我跟你妈那么多年的朋友,说这些见外了。你忙着吧,我先走了。”

将田姨送到楼道口,乔智才转身回屋。

出了楼栋,田姨轻轻地叹了口气,“柯清的命真好,养了个这么懂事的儿子,唉,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