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溪立即快步走了进去,小李马上跟了进来,连着按了好几下关门键。

电梯门徐徐关上,秦溪才轻轻松了一小口气。

“没有人。”小李轻声道。

秦溪点点头。

她知道小李是在说,刚刚他们下楼的时候,周围没有人影隐藏在暗处。

但是她却没有完放心。

在电梯这种狭窄的、随时有可能上来人的地方,危险随时有可能出现。

一旦秦家人进入电梯,他们便会处于劣势。

唯一的好处在于电梯里没有别人,她终于能抬起头,认真盯着显示楼层的屏幕板,心里暗暗祈祷电梯马上就到一层。

但是电梯并没有响应秦溪的祈祷。

仅仅过了一小会儿,到十二层的时候,电梯就慢慢的停了下来。

秦溪的神经也跟着慢慢紧绷了起来。

宅男清纯少女张嘉庭户外写真套图

电梯门打开之后,走进来两个人。

秦溪不着痕迹打量了一下两个人。

进来的显然是一对父女,老爷子年纪大约有六十了,女儿也已经人到中年,两个人走进了电梯,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家长里短的琐事。

秦溪听着他们俩说话,心慢慢的放了下来。

但是这并不是唯一一次停下。

八楼和七楼,电梯都停了。

八楼进来了几个中年女性,七楼进来了一对年轻夫妇。

好在进来的几个人看起来似乎都没有什么危险,秦溪的心一次次悬起来,又一次次放下去。

眼看电梯的数字慢慢缩小,秦溪心里那股紧张也在慢慢消减。

但是她也很清楚,从电梯出去只是很小的一步,要安回到轻园,路上还有很多潜伏的危险。

她正这么想着,电梯慢悠悠的又停住了。

秦溪抬眼看了看显示屏,在五楼。

此刻电梯里已经有了不少人,秦溪的视线被遮挡住,看不清来人的模样,只知道似乎进来了三个人。

她下意识想要转头看小李,但是小李的目光却紧紧锁定着来人,并没有转头看她。

秦溪听到身边的阿姨轻声抱怨了一句:“作孽哦,餐厅不就在四楼吗,怎么五楼还有人进来。”

她心里一冷,立即转头看向电梯墙上挂着的酒店布局示意图。

五层是……大会议室。

秦溪在酒店无聊,翻过酒店的示意图,她还记得,这种大会议室,都是容纳几百个人规模的会议厅。

有人从五楼下来,难道是五楼有会议?

但是刚刚电梯在五楼停下的时候,五楼分明安静的很。

如果是有几百人规模的会议……不可能这么安静。

难道是布置会场的工作人员?

不,不会……

这么大的会场,怎么会只有三个工作人员。

秦溪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心里却越来越冷。

这三个人……太可疑了。

秦溪手心沁出了汗水。

她尽量不着痕迹的转头看向小李。

但是没等小李接收到她的目光——

“叮”,电梯到达了四楼餐厅。

似乎整个电梯里的人都是为了到餐厅来吃午饭的,所以等电梯门缓缓打开之后,里面的人便一个接一个的走了出去。

站着没有动的,只有秦溪和小李,还有刚刚进来的三个人。

站在秦溪身前的那个阿姨是最后出去的。

电梯门眼看就要重新合上了……

秦溪当机立断,拉着小李在电梯关门的前一秒,从电梯里挤了出来。

“走!”秦溪低声道。

小李也不废话,拉着秦溪便往里面走去。

不仅仅是因为里面有从四楼下去的安通道,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让更多人看到他们,目击证人越多,他们就越安。

但是走到楼梯口,秦溪犹豫了半秒钟。

要是继续往里走,走到餐厅里去,那三个人应该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

他们能获得暂时的安。

但是相对的,他们的行踪也彻底暴露了出来,一旦来追踪的不止着三个人,他们就会被彻底包围。

等午饭的时间过去,餐厅冷清下来的时候,他们的安,就无法保障了。

想到这里,秦溪一挥手:“下楼。”

小李一点头,打开了安通道的门。

安通道被打扫的很干净,但是也透着一股常年没有人气的味道,灯光白惨惨的,像个安静的无底洞。

但是两个人都没有再停顿,抬脚走了进去。

……

里面的三个人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有一秒钟时间,愣愣的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

几秒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似的,冲过来猛地掰着电梯门。

关门的程序被干扰,电梯门又缓缓的打开。

等到人能通过的时候,三个人便从电梯里挤了出来。

“人呢!”带头的那个粗声道。

他背后的那个人一指:“往餐厅那个方向去了。”

“该死!”带头的那个咒骂了一句,伸手从腰间摸出了对讲机,“再下来两个人,直接去楼下门口守着!”

对讲机里几秒钟之后传来沙沙的声音:“收到。”

带头的那个转头吩咐身后两个人:“们俩,一个跟我去餐厅看看,一个坐电梯回去十六层。”

两个人点头应了下来,其中一个动作迅速的回到了电梯前面,按下上楼键。

另一个迈步跟在了领头人的身后。

……

“诶,刚刚看到没有?电梯里面有个小姑娘,长得老好看了。”一起吃饭的阿姨一遍拿着自助餐的盘子,一遍闲聊。

“看到了!”另一个阿姨接话,“但是好像不是为了过来吃饭,不然还能再仔细看看。”

“不对啊,”又一个阿姨道,“我刚刚走的晚,看到他们好像也出电梯了。”

“是吗?”阿姨们的好奇心总是无穷的,“在哪儿呢?”

三个人同时回头看去,正好看到秦溪和小李打开安通道的门下楼的一幕。

“奇了怪了。”三个人看着通道的门又关上,面面相觑,“不是要过来吃饭,为什么特地从这一层下楼走楼梯哦?”

阿姨们彼此交流完疑问,正想着拿着餐盘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转头,却被两个人高大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们刚刚有没有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从电梯里出来走过来的?”

带头的那个男的讲话微微昂着头,有种颐指气使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