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她的那一句,“我讨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这么多年疯魔的执念,也变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人,最终也以他的悲惨作为谢幕……

所以,在彻底意识到这一切之后,这么多年支撑着他继续活着的执念也坍塌了,再找不到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仿佛在漆黑茫茫的深海之上,再找不到那盏能够指引方向的灯塔,他一个人就像游荡的孤魂,四面八方不断吹过来地狱寒风,肆意刮掠,凌厉如刀。

早已经死寂的一颗心,更是不断的往下坠,再往下坠,彻底陷入了空洞荒渊里……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悲哀。

……

是啊,多可悲啊。

时暝垂敛着眼睑,看着自己还缠绕着白纱布的手脚腕,缓缓抬手,覆在胸口,不是受枪伤的左边,而是右边,他不同于常人的心脏位置,感受着那里跳动的炙热。

小七,如果季亦承开的那一枪,射中的是这个位置,那是不是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他也解脱了……

私房悠悠的静谧时分

倏地,时暝垂落的眼睑微不可见的一颤,然后沉沉的闭上了,将所有的颓废,不堪……全都深深掩藏了,可是,却也只能藏在他的心底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酝酿,终究会化作一场他再支撑不下去的夺命海啸。

这一次,夺取的,将是他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他也不知道还能够再撑多久。

暖暖的冬阳落在男人周身,却生生被那浓凉的悲伤给隔绝开了……

……

时沐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时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睑下的一瞬灰白惊悸了他的心,莫名的,眉心一跳,涌上一股隐隐的不安。

“哥……”时沐阳试探性喊了一声,“怎么了?”

时暝应声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没有之前的阴寒,只道了句,“很烦,出去。”

时沐阳果断摇头,“我就在这里陪。”坐得更磐如泰山,自当不动。

“我要休息。”

“那进屋里睡,我就在这晒太阳,不会碍着。”

“……”

时暝拧着的更紧了,狠狠的瞪了眼时沐阳,时沐阳一脸我眼瞎什么都看不见的表情,别忘了他可是国际影帝,飙演戏什么的最在行了。

时暝心思一沉,骤然大怒,“现在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所以连也要违抗我吗!”

“不是,我只是—”

“滚出去!”时暝冷厉的眼神看得有些吓人,金光闪闪的,“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时沐阳终究无奈,半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起身,一步一寸的挪出了房间,直到“咔哒”一声,房门打开,在再度锁紧之前,从门缝里淡淡飘过来一句话。

“哥,知道的,我一直都听的话,要是我以后再发病了,还是要给我输血救我的。”

时暝忍不住眼角狠狠一抽,牙齿都在沙沙磨了。

不错啊,当初的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子也长能耐了,敢威胁他了啊!

一记冰山刀子眼飞射过来。 【 .】,精彩免费!

她的那一句,“我讨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这么多年疯魔的执念,也变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人,最终也以他的悲惨作为谢幕……

所以,在彻底意识到这一切之后,这么多年支撑着他继续活着的执念也坍塌了,再找不到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仿佛在漆黑茫茫的深海之上,再找不到那盏能够指引方向的灯塔,他一个人就像游荡的孤魂,四面八方不断吹过来地狱寒风,肆意刮掠,凌厉如刀。

早已经死寂的一颗心,更是不断的往下坠,再往下坠,彻底陷入了空洞荒渊里……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悲哀。

……

是啊,多可悲啊。

时暝垂敛着眼睑,看着自己还缠绕着白纱布的手脚腕,缓缓抬手,覆在胸口,不是受枪伤的左边,而是右边,他不同于常人的心脏位置,感受着那里跳动的炙热。

小七,如果季亦承开的那一枪,射中的是这个位置,那是不是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他也解脱了……

倏地,时暝垂落的眼睑微不可见的一颤,然后沉沉的闭上了,将所有的颓废,不堪……全都深深掩藏了,可是,却也只能藏在他的心底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酝酿,终究会化作一场他再支撑不下去的夺命海啸。

这一次,夺取的,将是他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他也不知道还能够再撑多久。

暖暖的冬阳落在男人周身,却生生被那浓凉的悲伤给隔绝开了……

……

时沐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时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睑下的一瞬灰白惊悸了他的心,莫名的,眉心一跳,涌上一股隐隐的不安。

“哥……”时沐阳试探性喊了一声,“怎么了?”

时暝应声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没有之前的阴寒,只道了句,“很烦,出去。”

时沐阳果断摇头,“我就在这里陪。”坐得更磐如泰山,自当不动。

“我要休息。”

“那进屋里睡,我就在这晒太阳,不会碍着。”

“……”

时暝拧着的更紧了,狠狠的瞪了眼时沐阳,时沐阳一脸我眼瞎什么都看不见的表情,别忘了他可是国际影帝,飙演戏什么的最在行了。

时暝心思一沉,骤然大怒,“现在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所以连也要违抗我吗!”

“不是,我只是—”

“滚出去!”时暝冷厉的眼神看得有些吓人,金光闪闪的,“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时沐阳终究无奈,半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起身,一步一寸的挪出了房间,直到“咔哒”一声,房门打开,在再度锁紧之前,从门缝里淡淡飘过来一句话。

“哥,知道的,我一直都听的话,要是我以后再发病了,还是要给我输血救我的。”

时暝忍不住眼角狠狠一抽,牙齿都在沙沙磨了。

不错啊,当初的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子也长能耐了,敢威胁他了啊!

一记冰山刀子眼飞射过来。

【 .】,精彩免费!

她的那一句,“我讨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这么多年疯魔的执念,也变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人,最终也以他的悲惨作为谢幕……

所以,在彻底意识到这一切之后,这么多年支撑着他继续活着的执念也坍塌了,再找不到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仿佛在漆黑茫茫的深海之上,再找不到那盏能够指引方向的灯塔,他一个人就像游荡的孤魂,四面八方不断吹过来地狱寒风,肆意刮掠,凌厉如刀。

早已经死寂的一颗心,更是不断的往下坠,再往下坠,彻底陷入了空洞荒渊里……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悲哀。

……

是啊,多可悲啊。

时暝垂敛着眼睑,看着自己还缠绕着白纱布的手脚腕,缓缓抬手,覆在胸口,不是受枪伤的左边,而是右边,他不同于常人的心脏位置,感受着那里跳动的炙热。

小七,如果季亦承开的那一枪,射中的是这个位置,那是不是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他也解脱了……

倏地,时暝垂落的眼睑微不可见的一颤,然后沉沉的闭上了,将所有的颓废,不堪……全都深深掩藏了,可是,却也只能藏在他的心底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酝酿,终究会化作一场他再支撑不下去的夺命海啸。

这一次,夺取的,将是他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他也不知道还能够再撑多久。

暖暖的冬阳落在男人周身,却生生被那浓凉的悲伤给隔绝开了……

……

时沐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时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睑下的一瞬灰白惊悸了他的心,莫名的,眉心一跳,涌上一股隐隐的不安。

“哥……”时沐阳试探性喊了一声,“怎么了?”

时暝应声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没有之前的阴寒,只道了句,“很烦,出去。”

时沐阳果断摇头,“我就在这里陪。”坐得更磐如泰山,自当不动。

“我要休息。”

“那进屋里睡,我就在这晒太阳,不会碍着。”

“……”

时暝拧着的更紧了,狠狠的瞪了眼时沐阳,时沐阳一脸我眼瞎什么都看不见的表情,别忘了他可是国际影帝,飙演戏什么的最在行了。

时暝心思一沉,骤然大怒,“现在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所以连也要违抗我吗!”

“不是,我只是—”

“滚出去!”时暝冷厉的眼神看得有些吓人,金光闪闪的,“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时沐阳终究无奈,半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起身,一步一寸的挪出了房间,直到“咔哒”一声,房门打开,在再度锁紧之前,从门缝里淡淡飘过来一句话。

“哥,知道的,我一直都听的话,要是我以后再发病了,还是要给我输血救我的。”

时暝忍不住眼角狠狠一抽,牙齿都在沙沙磨了。

不错啊,当初的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子也长能耐了,敢威胁他了啊!

一记冰山刀子眼飞射过来。

【 .】,精彩免费!

她的那一句,“我讨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这么多年疯魔的执念,也变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人,最终也以他的悲惨作为谢幕……

所以,在彻底意识到这一切之后,这么多年支撑着他继续活着的执念也坍塌了,再找不到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仿佛在漆黑茫茫的深海之上,再找不到那盏能够指引方向的灯塔,他一个人就像游荡的孤魂,四面八方不断吹过来地狱寒风,肆意刮掠,凌厉如刀。

早已经死寂的一颗心,更是不断的往下坠,再往下坠,彻底陷入了空洞荒渊里……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悲哀。

……

是啊,多可悲啊。

时暝垂敛着眼睑,看着自己还缠绕着白纱布的手脚腕,缓缓抬手,覆在胸口,不是受枪伤的左边,而是右边,他不同于常人的心脏位置,感受着那里跳动的炙热。

小七,如果季亦承开的那一枪,射中的是这个位置,那是不是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他也解脱了……

倏地,时暝垂落的眼睑微不可见的一颤,然后沉沉的闭上了,将所有的颓废,不堪……全都深深掩藏了,可是,却也只能藏在他的心底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酝酿,终究会化作一场他再支撑不下去的夺命海啸。

这一次,夺取的,将是他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他也不知道还能够再撑多久。

暖暖的冬阳落在男人周身,却生生被那浓凉的悲伤给隔绝开了……

……

时沐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时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睑下的一瞬灰白惊悸了他的心,莫名的,眉心一跳,涌上一股隐隐的不安。

“哥……”时沐阳试探性喊了一声,“怎么了?”

时暝应声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没有之前的阴寒,只道了句,“很烦,出去。”

时沐阳果断摇头,“我就在这里陪。”坐得更磐如泰山,自当不动。

“我要休息。”

“那进屋里睡,我就在这晒太阳,不会碍着。”

“……”

时暝拧着的更紧了,狠狠的瞪了眼时沐阳,时沐阳一脸我眼瞎什么都看不见的表情,别忘了他可是国际影帝,飙演戏什么的最在行了。

时暝心思一沉,骤然大怒,“现在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所以连也要违抗我吗!”

“不是,我只是—”

“滚出去!”时暝冷厉的眼神看得有些吓人,金光闪闪的,“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时沐阳终究无奈,半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起身,一步一寸的挪出了房间,直到“咔哒”一声,房门打开,在再度锁紧之前,从门缝里淡淡飘过来一句话。

“哥,知道的,我一直都听的话,要是我以后再发病了,还是要给我输血救我的。”

时暝忍不住眼角狠狠一抽,牙齿都在沙沙磨了。

不错啊,当初的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子也长能耐了,敢威胁他了啊!

一记冰山刀子眼飞射过来。

【 .】,精彩免费!

她的那一句,“我讨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这么多年疯魔的执念,也变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人,最终也以他的悲惨作为谢幕……

所以,在彻底意识到这一切之后,这么多年支撑着他继续活着的执念也坍塌了,再找不到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仿佛在漆黑茫茫的深海之上,再找不到那盏能够指引方向的灯塔,他一个人就像游荡的孤魂,四面八方不断吹过来地狱寒风,肆意刮掠,凌厉如刀。

早已经死寂的一颗心,更是不断的往下坠,再往下坠,彻底陷入了空洞荒渊里……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悲哀。

……

是啊,多可悲啊。

时暝垂敛着眼睑,看着自己还缠绕着白纱布的手脚腕,缓缓抬手,覆在胸口,不是受枪伤的左边,而是右边,他不同于常人的心脏位置,感受着那里跳动的炙热。

小七,如果季亦承开的那一枪,射中的是这个位置,那是不是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他也解脱了……

倏地,时暝垂落的眼睑微不可见的一颤,然后沉沉的闭上了,将所有的颓废,不堪……全都深深掩藏了,可是,却也只能藏在他的心底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酝酿,终究会化作一场他再支撑不下去的夺命海啸。

这一次,夺取的,将是他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他也不知道还能够再撑多久。

暖暖的冬阳落在男人周身,却生生被那浓凉的悲伤给隔绝开了……

……

时沐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时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睑下的一瞬灰白惊悸了他的心,莫名的,眉心一跳,涌上一股隐隐的不安。

“哥……”时沐阳试探性喊了一声,“怎么了?”

时暝应声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没有之前的阴寒,只道了句,“很烦,出去。”

时沐阳果断摇头,“我就在这里陪。”坐得更磐如泰山,自当不动。

“我要休息。”

“那进屋里睡,我就在这晒太阳,不会碍着。”

“……”

时暝拧着的更紧了,狠狠的瞪了眼时沐阳,时沐阳一脸我眼瞎什么都看不见的表情,别忘了他可是国际影帝,飙演戏什么的最在行了。

时暝心思一沉,骤然大怒,“现在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所以连也要违抗我吗!”

“不是,我只是—”

“滚出去!”时暝冷厉的眼神看得有些吓人,金光闪闪的,“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时沐阳终究无奈,半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起身,一步一寸的挪出了房间,直到“咔哒”一声,房门打开,在再度锁紧之前,从门缝里淡淡飘过来一句话。

“哥,知道的,我一直都听的话,要是我以后再发病了,还是要给我输血救我的。”

时暝忍不住眼角狠狠一抽,牙齿都在沙沙磨了。

不错啊,当初的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子也长能耐了,敢威胁他了啊!

一记冰山刀子眼飞射过来。

【 .】,精彩免费!

她的那一句,“我讨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这么多年疯魔的执念,也变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人,最终也以他的悲惨作为谢幕……

所以,在彻底意识到这一切之后,这么多年支撑着他继续活着的执念也坍塌了,再找不到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仿佛在漆黑茫茫的深海之上,再找不到那盏能够指引方向的灯塔,他一个人就像游荡的孤魂,四面八方不断吹过来地狱寒风,肆意刮掠,凌厉如刀。

早已经死寂的一颗心,更是不断的往下坠,再往下坠,彻底陷入了空洞荒渊里……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悲哀。

……

是啊,多可悲啊。

时暝垂敛着眼睑,看着自己还缠绕着白纱布的手脚腕,缓缓抬手,覆在胸口,不是受枪伤的左边,而是右边,他不同于常人的心脏位置,感受着那里跳动的炙热。

小七,如果季亦承开的那一枪,射中的是这个位置,那是不是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他也解脱了……

倏地,时暝垂落的眼睑微不可见的一颤,然后沉沉的闭上了,将所有的颓废,不堪……全都深深掩藏了,可是,却也只能藏在他的心底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酝酿,终究会化作一场他再支撑不下去的夺命海啸。

这一次,夺取的,将是他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他也不知道还能够再撑多久。

暖暖的冬阳落在男人周身,却生生被那浓凉的悲伤给隔绝开了……

……

时沐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时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睑下的一瞬灰白惊悸了他的心,莫名的,眉心一跳,涌上一股隐隐的不安。

“哥……”时沐阳试探性喊了一声,“怎么了?”

时暝应声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没有之前的阴寒,只道了句,“很烦,出去。”

时沐阳果断摇头,“我就在这里陪。”坐得更磐如泰山,自当不动。

“我要休息。”

“那进屋里睡,我就在这晒太阳,不会碍着。”

“……”

时暝拧着的更紧了,狠狠的瞪了眼时沐阳,时沐阳一脸我眼瞎什么都看不见的表情,别忘了他可是国际影帝,飙演戏什么的最在行了。

时暝心思一沉,骤然大怒,“现在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所以连也要违抗我吗!”

“不是,我只是—”

“滚出去!”时暝冷厉的眼神看得有些吓人,金光闪闪的,“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时沐阳终究无奈,半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起身,一步一寸的挪出了房间,直到“咔哒”一声,房门打开,在再度锁紧之前,从门缝里淡淡飘过来一句话。

“哥,知道的,我一直都听的话,要是我以后再发病了,还是要给我输血救我的。”

时暝忍不住眼角狠狠一抽,牙齿都在沙沙磨了。

不错啊,当初的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子也长能耐了,敢威胁他了啊!

一记冰山刀子眼飞射过来。

【 .】,精彩免费!

她的那一句,“我讨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这么多年疯魔的执念,也变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人,最终也以他的悲惨作为谢幕……

所以,在彻底意识到这一切之后,这么多年支撑着他继续活着的执念也坍塌了,再找不到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仿佛在漆黑茫茫的深海之上,再找不到那盏能够指引方向的灯塔,他一个人就像游荡的孤魂,四面八方不断吹过来地狱寒风,肆意刮掠,凌厉如刀。

早已经死寂的一颗心,更是不断的往下坠,再往下坠,彻底陷入了空洞荒渊里……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悲哀。

……

是啊,多可悲啊。

时暝垂敛着眼睑,看着自己还缠绕着白纱布的手脚腕,缓缓抬手,覆在胸口,不是受枪伤的左边,而是右边,他不同于常人的心脏位置,感受着那里跳动的炙热。

小七,如果季亦承开的那一枪,射中的是这个位置,那是不是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他也解脱了……

倏地,时暝垂落的眼睑微不可见的一颤,然后沉沉的闭上了,将所有的颓废,不堪……全都深深掩藏了,可是,却也只能藏在他的心底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酝酿,终究会化作一场他再支撑不下去的夺命海啸。

这一次,夺取的,将是他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他也不知道还能够再撑多久。

暖暖的冬阳落在男人周身,却生生被那浓凉的悲伤给隔绝开了……

……

时沐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时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睑下的一瞬灰白惊悸了他的心,莫名的,眉心一跳,涌上一股隐隐的不安。

“哥……”时沐阳试探性喊了一声,“怎么了?”

时暝应声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没有之前的阴寒,只道了句,“很烦,出去。”

时沐阳果断摇头,“我就在这里陪。”坐得更磐如泰山,自当不动。

“我要休息。”

“那进屋里睡,我就在这晒太阳,不会碍着。”

“……”

时暝拧着的更紧了,狠狠的瞪了眼时沐阳,时沐阳一脸我眼瞎什么都看不见的表情,别忘了他可是国际影帝,飙演戏什么的最在行了。

时暝心思一沉,骤然大怒,“现在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所以连也要违抗我吗!”

“不是,我只是—”

“滚出去!”时暝冷厉的眼神看得有些吓人,金光闪闪的,“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时沐阳终究无奈,半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起身,一步一寸的挪出了房间,直到“咔哒”一声,房门打开,在再度锁紧之前,从门缝里淡淡飘过来一句话。

“哥,知道的,我一直都听的话,要是我以后再发病了,还是要给我输血救我的。”

时暝忍不住眼角狠狠一抽,牙齿都在沙沙磨了。

不错啊,当初的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子也长能耐了,敢威胁他了啊!

一记冰山刀子眼飞射过来。

【 .】,精彩免费!

她的那一句,“我讨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这么多年疯魔的执念,也变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人,最终也以他的悲惨作为谢幕……

所以,在彻底意识到这一切之后,这么多年支撑着他继续活着的执念也坍塌了,再找不到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仿佛在漆黑茫茫的深海之上,再找不到那盏能够指引方向的灯塔,他一个人就像游荡的孤魂,四面八方不断吹过来地狱寒风,肆意刮掠,凌厉如刀。

早已经死寂的一颗心,更是不断的往下坠,再往下坠,彻底陷入了空洞荒渊里……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悲哀。

……

是啊,多可悲啊。

时暝垂敛着眼睑,看着自己还缠绕着白纱布的手脚腕,缓缓抬手,覆在胸口,不是受枪伤的左边,而是右边,他不同于常人的心脏位置,感受着那里跳动的炙热。

小七,如果季亦承开的那一枪,射中的是这个位置,那是不是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他也解脱了……

倏地,时暝垂落的眼睑微不可见的一颤,然后沉沉的闭上了,将所有的颓废,不堪……全都深深掩藏了,可是,却也只能藏在他的心底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酝酿,终究会化作一场他再支撑不下去的夺命海啸。

这一次,夺取的,将是他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他也不知道还能够再撑多久。

暖暖的冬阳落在男人周身,却生生被那浓凉的悲伤给隔绝开了……

……

时沐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时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睑下的一瞬灰白惊悸了他的心,莫名的,眉心一跳,涌上一股隐隐的不安。

“哥……”时沐阳试探性喊了一声,“怎么了?”

时暝应声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没有之前的阴寒,只道了句,“很烦,出去。”

时沐阳果断摇头,“我就在这里陪。”坐得更磐如泰山,自当不动。

“我要休息。”

“那进屋里睡,我就在这晒太阳,不会碍着。”

“……”

时暝拧着的更紧了,狠狠的瞪了眼时沐阳,时沐阳一脸我眼瞎什么都看不见的表情,别忘了他可是国际影帝,飙演戏什么的最在行了。

时暝心思一沉,骤然大怒,“现在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所以连也要违抗我吗!”

“不是,我只是—”

“滚出去!”时暝冷厉的眼神看得有些吓人,金光闪闪的,“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时沐阳终究无奈,半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起身,一步一寸的挪出了房间,直到“咔哒”一声,房门打开,在再度锁紧之前,从门缝里淡淡飘过来一句话。

“哥,知道的,我一直都听的话,要是我以后再发病了,还是要给我输血救我的。”

时暝忍不住眼角狠狠一抽,牙齿都在沙沙磨了。

不错啊,当初的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子也长能耐了,敢威胁他了啊!

一记冰山刀子眼飞射过来。

【 .】,精彩免费!

她的那一句,“我讨厌”,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这么多年疯魔的执念,也变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笑话,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人,最终也以他的悲惨作为谢幕……

所以,在彻底意识到这一切之后,这么多年支撑着他继续活着的执念也坍塌了,再找不到要坚持下去的理由。

仿佛在漆黑茫茫的深海之上,再找不到那盏能够指引方向的灯塔,他一个人就像游荡的孤魂,四面八方不断吹过来地狱寒风,肆意刮掠,凌厉如刀。

早已经死寂的一颗心,更是不断的往下坠,再往下坠,彻底陷入了空洞荒渊里……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悲哀。

……

是啊,多可悲啊。

时暝垂敛着眼睑,看着自己还缠绕着白纱布的手脚腕,缓缓抬手,覆在胸口,不是受枪伤的左边,而是右边,他不同于常人的心脏位置,感受着那里跳动的炙热。

小七,如果季亦承开的那一枪,射中的是这个位置,那是不是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他也解脱了……

倏地,时暝垂落的眼睑微不可见的一颤,然后沉沉的闭上了,将所有的颓废,不堪……全都深深掩藏了,可是,却也只能藏在他的心底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酝酿,终究会化作一场他再支撑不下去的夺命海啸。

这一次,夺取的,将是他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他也不知道还能够再撑多久。

暖暖的冬阳落在男人周身,却生生被那浓凉的悲伤给隔绝开了……

……

时沐阳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时暝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睑下的一瞬灰白惊悸了他的心,莫名的,眉心一跳,涌上一股隐隐的不安。

“哥……”时沐阳试探性喊了一声,“怎么了?”

时暝应声睁开了眼睛,脸色也没有之前的阴寒,只道了句,“很烦,出去。”

时沐阳果断摇头,“我就在这里陪。”坐得更磐如泰山,自当不动。

“我要休息。”

“那进屋里睡,我就在这晒太阳,不会碍着。”

“……”

时暝拧着的更紧了,狠狠的瞪了眼时沐阳,时沐阳一脸我眼瞎什么都看不见的表情,别忘了他可是国际影帝,飙演戏什么的最在行了。

时暝心思一沉,骤然大怒,“现在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所以连也要违抗我吗!”

“不是,我只是—”

“滚出去!”时暝冷厉的眼神看得有些吓人,金光闪闪的,“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时沐阳终究无奈,半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起身,一步一寸的挪出了房间,直到“咔哒”一声,房门打开,在再度锁紧之前,从门缝里淡淡飘过来一句话。

“哥,知道的,我一直都听的话,要是我以后再发病了,还是要给我输血救我的。”

时暝忍不住眼角狠狠一抽,牙齿都在沙沙磨了。

不错啊,当初的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子也长能耐了,敢威胁他了啊!

一记冰山刀子眼飞射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