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哪怕赵三清再如何传奇,但此时却是彻底拜服在萧长风的金针刺穴法之下。

“先有炼丹术,后有金针刺穴法,请恕老夫见识浅薄,不知萧大师师承哪位高人?”

赵三清一脸肃穆,诚心询问。

“无门无派,自学的!”

萧长风说道,前世的他走访诸天,将各家炼丹术融会贯通,最终自成一派。

赵三清不信,萧长风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有如此深的造诣,而且不管是炼丹术还是金针刺穴法,都是闻所未闻,堪称奇迹。

不过萧长风既然不肯说,他也不会威逼利诱。

“师傅,下次能不能不要带我飞,我恐高!”

此时卢文杰走了过来,脸色苍白,两腿颤颤,埋怨着赵三清。

“对不起,为师一时心急,忘了你这个毛病!”

被卢文杰埋怨,赵三清也是罕见的露出尴尬。

野性闷骚文静外表

“萧大师,我已经成功炼出血精丹了,您是不是应该收我为记名弟子了?”

卢文杰说罢,取出血精丹,便要当场跪拜下来。

“无需跪拜!”

萧长风拉住卢文杰,旋即从他手中取过血精丹。

“虽然品质不佳,但也勉强成丹,不过你既然已经拜入赵堂主门下,我自然当不了你的师傅,你以后喊我老师即可!”

“弟子卢文杰,拜见老师!”

卢文杰连忙揖手,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之色。

而赵三清听闻萧长风的话,也是微笑点头。

“赵堂主,我伤势未愈,能否向借你一些灵药,用以炼制丹药!”

收下了卢文杰,但身上的伤势还未疗伤,他再次开口,想要炼丹。

“萧大师,说什么借,老夫这外面有一方药圃,你需要什么灵药,你直接说,如果药圃中没有,老夫让文杰去别处取来!”

听闻萧长风要炼丹,赵三清顿时眼前一亮,迫不及待起来。

金针刺穴法便如此神奇,那炼丹术,又该是何等的奇妙。

“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萧长风也没有客气,开口报出一系列药名,顿时赵三清便吩咐卢文杰去准备。

“炼丹需要三大外物,一为药,二为炉,三为火。”

“麻烦赵堂主帮忙找一炼丹炉和引火石!”

很快,萧长风所需的东西都被送来,卢文杰和赵三清一脸期待的守在一旁。

“丹分三阶,灵丹、宝丹和仙丹,每一阶又分上中下三品,血精丹是下品灵丹,这次我要炼制的也是一种下品灵丹,名为淬骨丹,能够淬炼骨骼,治疗骨伤!”

萧长风开始为卢文杰和赵三清讲解丹道常识。

赵三清和卢文杰一脸认真,细心谨记,将萧长风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在心中。

炉火很快升起。

萧长风一边讲解,一边取出各种药材,动作无比熟练,逐一放入炼丹炉内,开始了淬骨丹的炼制。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便过去了两个时辰,此时的炼丹炉与之前相比,除了被煅烧得通红外,更是飘出袅袅云雾,有着沁人心脾的丹香。

“时辰已到。”

萧长风目光一闪,将炼丹炉的鼎盖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白色云雾涌了出来,丹香弥漫整个房间。

待云雾消散殆尽,赵三清和卢文杰定睛向炉内看去,一枚通体黑色丹药,像是被奇异之力包裹,漂浮在丹炉之内,缓缓旋转中,散发出幽深的光。

“神乎其神,这简直就是神迹啊,老夫虚活了七十三年,今日方才得知药道极致,炼丹之术,当传万世!”

赵三清满脸激动,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颤抖起来,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

“恳请大师教我炼丹之术,大师但有所求,老夫必当竭力完成!”

赵三清向着萧长风重重一揖,头低垂到了腰间,可见这一礼有多重了。

他痴迷药道,性格直率,萧长风的炼丹术,彻底令他折服,当即也顾不得面子,一脸求学若渴。

至于一旁的卢文杰,早已眼冒金星,如同脑残粉看到了偶像一般。

“赵堂主言重了,你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倒是随时可以来找我!”

萧长风说着,伸手一招,将淬骨丹取出,旋即毫不犹豫的吞下。

淬骨丹入口即化,宛如一股温润暖流,顺着喉咙涌入体内,接着向四肢百骸延伸,将那破碎的骨骼,一一修复。

不过片刻,萧长风伤势恢复大半,他当即盘膝而坐,运转青龙不灭卷,吸收着天地灵气。

呼!吸!

萧长风的每一个呼吸,都如同巨龙在吐气,悠长深远,随着他随着他的呼气、吸气,半空中甚至形成了一个气旋,凝聚成形的灵气如同漏斗般灌入他体内。

他的身体微微绽放出白光,晶莹剔透,如同水晶。可以透过身体看到体内那根根如玉的骨头。

“突破了!”

赵三清瞪大双眼,一脸惊震。

此时萧长风身上气息如龙,强劲磅礴,已经突破了瓶颈,破入炼体境七重。

“药不成丹终是毒,天见可怜,老夫今日终于得窥丹道!”

赵三清彻底的服气了,他从未见过药效如此惊人的药,今日所见,将他过往的认知彻底打破,内心也是将萧长风摆在了一个极高的位置。

萧长风缓缓睁开眼,精芒一闪,旋即敛去,他吐出了一口浊气,只觉神清气爽。

他的伤,彻底的恢复了!

“文杰,取笔墨来,我将淬骨丹的丹方写给你们!”

萧长风开口,卢文杰迅速取来笔墨,萧长风大手一挥,笔走龙蛇,将淬骨丹的丹方写下。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能否踏上炼丹一途,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萧长风将丹方交给赵三清和卢文杰,让二者精神为之一振,他们刚在一旁观看了淬骨丹炼制的过程,早就心痒难耐,此时得到丹方,便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

……

夜,明月高悬。

萧长风坐在天台之上,对月吐纳,吸收天地灵气。

如今他已经是内门弟子,并且加入了炼药堂,他将金针刺穴法和淬骨丹教给赵三清,为了方便请教,赵三清恳请他在药王居内住下。

修炼结束,体内的灵气更为雄浑,彻底稳固在炼体境七重。

“母亲,我一定会找到您,那些伤害过,轻辱过您的人,我必杀之!”

萧长风抬着头,仰望明月,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记忆中母亲的脸早已模糊,但那份温暖,却是从未消失。

“萧帝霖,老贱人!”

“曾经,你们夺我武魂,害我母亲。”

“现在,我重获新生,我会亲手把曾经的痛苦,一一还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