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殿内。

众人的目光落在风清子的手中。

也就是在这一刻,偌大的偏殿内,忽然变得落针可闻般的寂静。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那枚只有小拇指大小的青色丹丸。

这是青炎丹吗?

众人都对此丹无比熟悉,自当是不会看错。

这的确是青炎丹。

然而彼此眼中的震惊之色,却又让他们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齐浩伸手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青炎丹表面除了一道温润的光泽之外,还有四道清晰可见如同云纹一般的纹路。

这是丹纹,也是判断青炎丹质量高低的证明。

四道云纹,便是众人口中所说的四纹青炎丹,按照丹师殿的实力划分,能炼制出四纹青炎丹的人,已然是有了四品丹师的水准。

“这是四纹青炎丹,不可能吧?”

甜美脸蛋美少女公主裙唯美动人写真

场间,还有不死心的人出声道,场间丹师虽多,但大多都只是三品丹师,即便是齐浩这样的所谓丹师殿天才,如今也不过只有三品丹师的实力。

楚凡这么一个外来小子,动则便炼制出了四纹青炎丹。

这不是当着丹师殿众人的脸,狠狠地打了他们这些老家伙一个响亮的巴掌?

“的确是四纹青炎丹,无论是色泽还是质量,此丹都属上乘之作,若是能再有精益,凝练出第五道云纹也并非没有可能。”

李衍和风清子没有说话,一旁负手而立的陈明火却是开口道。

“若非亲眼所见,我当真不信此子是第一次炼制青炎丹。”

“青炎丹炼制虽易,可凝练极难,想要炼制出四纹以上的青炎丹已是不易,就算是老夫当年,只怕也无此水准。”

场间,李衍和风清子二人在仔细观摩了一番手中之物后,当下不由得是出声叹道,大有一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唏嘘感慨。

包括陈明火在内,李衍和风清子三人皆是成名已久的五品丹师,这三位也是丹师殿的中流砥柱。

此刻三人一番话出口后,场间一众丹师哪里还敢有半点质疑。

“不,不可能,这小子定是作弊了,我从未见过如此炼丹之法,这怎么可能炼制得出四纹青炎丹,这其中定然有假。”

众人漠然不语,唯独齐浩却是面色一变,一脸不忿的质疑道。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说过,若是楚凡当真通过考核,他可是要把脑袋割下来给别人当球踢。

如今楚凡不仅通过了考核,更是一跃炼制出了四纹青炎丹,光论炼丹造诣竟然还要在他这位丹师殿天才之上,这让一向自傲的齐浩如何能接受。

“放肆,炼丹考核乃是我丹师殿自我以来的规矩,方才整个过程都是由我二人亲眼见证……怎么,莫非怀疑是我二人从中作假,助他不成?”

原本就有些看齐浩此子不顺眼了,风清子在听到这家伙的话后,登时也是老脸一沉,拧着眉头向其喝道。

二人皆是执掌丹师堂的丹师,由他们两个说出的话,就算是丹师殿长老来了,也容不得质疑。

更何况,齐浩仅仅只是个副殿主之子罢了。

“风长老息怒,是小子失言了!”

被风清子这一喝,齐浩陡然是浑身一震,眼中的浑浊清醒了几分,他面色一变,连忙赔笑着道。

这可是在丹师堂,就算是他父亲亲至,也得对眼前这二位客气几分,他这番话出口,若是被有心之人听去,可是会出大事。

到时候随便落得一个罪名,都不是他那身为副殿主的老爹能保住他的。

场间,一众丹师皆是不蠢,自当知晓此刻该怎么战队,目光瞥了一眼面色铁青的齐浩,众人权当是没有看见,只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既然考核通过,按照丹师殿的规矩,自今日起,便算是我丹师殿的封册丹师!”

大殿里,陈明火抬首看向高台上的楚凡,当即扬言道。

陈明火这话,众人听来自然并不意外,如此年级能炼制出四纹青炎丹的丹师,这放在任何势力,都是值得争抢的存在,更何况是在这小小的西荒城。

“有此子在,只怕齐浩这丹师殿天才的名头,可是一番笑话了!”

场间众人看了一眼楚凡,又不禁瞥向了一旁脸色阴沉的齐浩。

众人之前都未曾将齐浩之前说的话放在心上,不过这一刻楚凡真成了丹师殿的人,而且看这样子,定是受陈明火器重之人,他们各自心中,却都是有了几分心思。

“既然如此,那按照丹师殿的规矩,那间炼丹室,现在我可是有资格用了?”

高台之上,楚凡居高临下的目光一扫众人,最终是落到了齐浩身上,言辞之中毫不遮掩的笑道。

“这是当然,既是我丹师殿的丹师,按照规矩自当有优先使用炼丹室的特权。”

下方,齐浩未曾开口,风清子却是回答道。

身为丹师殿的老人,看着自家丹师殿中有了这么一位天才丹师,心中自然不免有几分欣慰和喜悦,对于楚凡的观感,亦是提升了不少。

“只是先前有人说过的话,不知道是否还记得?当然,若是权当戏言也就罢了,毕竟有些话从某些人的口中说出,与狗屁无异,我也自当不会计较。”

大殿里,楚凡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回,听到这话的众人心中蓦地也是一顿。

该来的还是来了!

众人可不认为楚凡是个好说话的主,如今事实证明,楚凡比他们想的更加狠辣几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番话,自然无异于是当众打脸齐浩,而且还是反复开弓,左右互扇的效果。

此时,就算是陈明火等人,也都下意识的朝着齐浩看去。

齐浩毕竟是丹师殿的人,而且还是副殿主之子,他们自然也不想让这件事情做的太难看,毕竟传出去也有损丹师殿的威严。

正当陈明火打算劝说一二时,场间的齐浩终究还是忍不住怒红着脸,冲着楚凡放声道:

“哼,臭小子,别太得意,今日之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不待陈明火出面当和事佬,齐浩冷哼一声,当即强撑着脸面,大袖一挥便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