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毛只感觉自己的拳头,就好像是砸在了一块钢板上,痛的几乎叫不出来。咧着嘴,不断甩动着自己拳头。

“大哥,怎么了?”

看着黄毛受伤,两名小弟连忙左右招呼着说道。

小黄毛当即一声叫骂道:“我靠,这个家伙简直就不是人,这身子骨好像是钢板一样,一拳砸下去,要痛死老子了,赶快给我找家伙好好招呼他。”

听着小黄毛的话,只见其中一名小弟,连忙左右看了看,正看到一旁地上,有一块汽车用来垫汽车轮子的砖头。那小弟连忙跑过去,捡起那块砖头,冲过来就朝着乔克思的脑门上拍去。

“啪——”

随着在一声闷响之后,只见乔克思的身形依旧站在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弹。而那小弟手中的砖头,早已经断为数块,然后就这样散落在地上。再看乔克思,似乎根本就没有一点事情,依旧站在那里,冷漠地看着三人。

望着这一幕,那小弟几乎是惊呆了,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幕。

“,这家伙,难道没一点事,就一点不怕疼吗?”看着乔克思毫无反应,那名小弟几乎是哆哆嗦嗦道。

听着那小弟的话后,只见乔克思缓缓开口说道:“们三个小喽啰,居然敢弄脏我的脸部,以为就凭借们三人的力量,就能够伤到了我吗?既然们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们几个。”

随着乔克思话音一落,三人顿时感觉一股莫名地寒意,直叫三人心惊胆颤。正在恐惧的时候,只见乔克思已经出手了,单手一挥,一把揪住其中一名小弟的衣领襟。

然后就这样用力一拽,居然直接将对方拽到自己面前,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拎小鸡一样毫无压力。

花季小美秀色宜人

“个混蛋,老子和拼了。”

小混混感觉自己此刻的样子,就好像受到了极大地侮辱,连忙挥舞拳头,试图朝着对方的脸上砸去。只不过拳头刚刚挥舞到一半,乔克思就已经伸手将其拦了下来,直接将小混混的拳头,死死地捏在手中。

数秒,小混混的脸色就瞬间大变,尤其右手拳头上传来的疼痛感,直接刺激着自己的整个大脑神经。

当即只听小混混凄惨的嚎叫道:“啊,好疼,疼啊,特么的赶快给老子松手,放了老子啊。”

一旁的小黄毛还有另一人,看着自己的同伴受伤,一个个顿时慌了神。连忙一起冲上前,围着乔克思就拳打脚踢起来。可是两人的拳脚,似乎对着乔克思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面对两人的围攻,乔克思根本不为所动,依旧一手揪着那小混混的衣领子,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对方的拳头。

“咯啪——”

就在此时,忽然只听一声脆响之声,只听那小混混顿时爆发出一丝凄惨的嚎叫声,再看其面部早已经变得一阵苍白无血色。尤其是那额头上所溢出的来的冷汗,瞬间就布满了整个脸部,明显是因为巨大地疼痛感所造成的。

在听到自己小弟的惨叫后,小黄毛连忙望去,只见对方捏着自己小弟的右手拳头。而此刻在乔克思的大力之下,那名小弟的拳头,居然直接被捏的变形,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对方捏着橡皮泥一样。

整个右手拳头别捏的骨头和皮肉严重错位,以恐怖的姿态掌握在乔克思的手中。如果只是碎骨或者是断骨,以白天羽的能力,所需还能够利用医术和针灸之术,将对方给治愈。

可是眼前的这一幕,怕是就算白天羽在场,也无法将对方的拳头给复原。

“特么的混蛋,赶快放了我兄弟,不然的话我宰了。”

面对这一幕,小黄毛也是吓得不轻,连忙咆哮一声,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弹簧匕首,对着乔克思威胁说道。小混混平时没少做坏事,一直都担心会遭人报复,所以外出总喜欢带着一把这个玩意用来替身防护。

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用到过,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派上用场,小混混当场急得不轻。

原本小混混以为,在自己亮出匕首小刀之后,对方肯会有所畏惧,至少要表现出一副害怕的样子,然后放了自己的兄弟。毕竟现在是和平法制社会,小黄毛也不想闹出人命事情。

再怎么说,现在的社会,每个人都会没事拿着手机上网。就算小黄毛没有什么高学历,但也是知道寻常打一架,和拿刀子捅人,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意义。如果自己真的用刀捅了对方,一旦对方报警,那事态就不是普通的纠纷,而是刑事案件了。

不过,面对小黄毛的警告威胁后,乔克思根不为所动。只是冷漠地停下手中动作,看了小黄毛一眼。当看到小黄毛手中的弹簧小刀后,嘴角中直接露出一丝轻挑的笑意。

看到乔克思的这一举动,小黄毛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给看扁了。原本就生气和恐惧的小黄毛,此刻又看到乔克思这种眼神后,当即咬着牙露出一丝凶狠之意。毫不犹豫地挥舞着手中的弹簧小刀,就朝着乔克思的身上捅去。

小黄毛毕竟没有做过太大的恶事,就算动手行凶,也是刻意避开乔克思的要害部位。只是朝着乔克思的胳膊上刺去,只是想要将对方划伤,吓唬对方一下就行了。

可是没有想到面对小黄毛的匕首,乔克思完全没有躲闪的意思,就这样站在那里,任由小黄毛的匕首小刀刺来。

“嗞——”

恐怕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小黄毛手中的匕首,再刺向乔克思的瞬间,刀尖居然直接倦了起来。然后在小黄毛的用力推动下,刀身直接‘啪’的一声折断为两截。刀身的前半端,直接在惯性之下,就这样弹飞了。

随着小刀断为两截后,小黄毛整个人,也直接停下冲势,就这样站在乔克思的面前呆愣着。特别是小黄毛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怔怔地看着自己手中那断为两截的匕首小刀。

“,到底是人是鬼——”

此时此刻的小黄毛,已经不能用惊讶和震惊来形容自己的内心了,完全可以是无比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