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此情惟独钟最新章节!

就她这般没能力还敢经营公司?拿不下合作就出动慕少凌。

她爱的男人日理万机的处理t集团的事务已经够辛苦了,现在还要为她抽身处理这种小事?

不但不能分忧,还要让他帮忙分忧,阮白连站在慕少凌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听着夏蔚酸溜溜还夹带着指责的语气,似乎在细说与慕少凌缠绵的过往,阮白心里毫无波澜。

夏蔚表演得再像以前与慕少凌有什么感情瓜葛,都只是在虚构。

阮白相信慕少凌,侧过头温柔地看着他。

慕少凌冷漠地看向在演绎深情的夏蔚,“夏女士,我夫人对这种应酬合作没有兴趣。”

他若有所指,嘲弄般看了一眼穿着暴露的陪酒女郎。

夏蔚愣了愣,觉得羞耻,她也不屑于用这种方式谈合作,但是商总就是那样的人,她这么做不过是投其所好。

更何况,阮白什么心思,她清楚,缓了缓心态,她说道:“慕总,别糊弄我了,华筑想拿下设计权也是人之常情,所以才会过来,合作这种事情虽然说各凭本事,但是还要别人帮忙,就搞笑了,更何况,商总今晚是要跟我应酬,而不是跟她。”

阮白不满她的阴阳怪气,硬生生忍住。

清纯少女风姿冶丽明媚动人美图

虽然慕少凌带她来这边挺意外的,事先也不知道,但她敢肯定,这次来不是为了合作的事情。

察觉到阮白的不满,慕少凌指腹蹭了蹭她的手背,小小的动作安抚了她内心的躁动。

阮白笑了笑,面对夏蔚的挑衅指责,平静下来。

慕少凌再度抬眸的时候冷漠了几分,“我不是别人,我是她的丈夫。”

夏蔚恨不得杀死阮白,凭什么,她这样无能的一个女人,能得到他的独爱?

“其次,我不是为了华筑的事情而来,董特助,把东西给他。”慕少凌不再与她谈这些耽误时间的话,曾经共事一场,他给她这么点时间,已经算是给足面子。

“是。”董子俊把手中的文件递给沉迷在酒色之中的男人,他们三人走进包间到现在,即使有外人在,商总也没停下喝酒跟揩油的动作。

“这什么?”商总问道。

“这是我们老板给的律师函。”董子俊笑眯眯的,一副无害的模样。

商总愕然,“为什么给我律师函?”

“昨天轻薄我夫人跟她的下属,这是非礼。”慕少凌转而搂住阮白的肩膀,一副宣告主权的模样。

阮白愣了愣,随即嘴角扬起清浅的笑容,原来是这样。

慕少凌是为了昨天她受的委屈而出头,看着商总惊愕的表情,她的心情忽然明媚。

商总眼珠子猥琐地转了转,“凭什么说我轻薄了她们?有证据吗?”

“威斯汀酒店每个包间,都有安装监控,这就是最好的证据,商先生,我们法庭见。”董子俊替慕少凌回答。

商总急忙推了推身边黏上来的女人,扒开律师函看。

在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射下,他勉强能看清里面的文字。

慕少凌见目的已达到,扶着阮白站起来,往包间外面走。

“少凌……”夏蔚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站起来,想要唤住慕少凌。

仿佛没听见那般,他没有回头,而是搂着阮白离开。

董子俊站在那里,收起笑容,严肃道:“商先生,这份律师函请收好,后面的程序我们会有专门的律师联系。”

“们不能污蔑我。”商总觉得头皮发麻,没想过只是想得到些便宜,却惹来麻烦。

“忘了?我们手头有证据,还有夏女士,以后还请慎言,跟在老板身边做了那么久的事情,应该明白,老板虽然宠爱夫人,但也不是所认为的那种人。”董子俊告诫道,若不是慕少凌念在夏蔚以前工作能力出众,刚才那番话分分钟会被追究责任。

夏蔚跌坐在真皮沙发上,脸色惨白。

董子俊离开,顺带的带上门。

商总瞬间没了玩的心思,把陪酒的女郎给赶出去,看着律师函,手足无措。

“夏经理,这个T集团,很厉害吧?”商总虽然有所耳闻,但没有细致了解过。

“嗯。”夏蔚心烦意乱,不知道是因为慕少凌的冷漠,还是因为自己说的那番话。

她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妒忌总会让人失言。

因为阮白的缘故,夏蔚才失了表面的大度跟该有的优雅。

商总一听,立刻掏出手机,查询T集团的情况,看到T集团的简介跟慕少凌的照片后,他浑身冰凉。

“完了。”商总低喃,T集团是整个A市数一数二的集团,这么一个实力雄厚的大集团,要弄死他,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更何况,他昨天没管住自己的心跟手。

商总懊恼,要是今天不答应夏蔚,他还不会惹怒阮白。

“夏经理,要不是我答应赴约,也不会这样,这件事必须给我摆平。”他想要拖她下水。

夏蔚心烦意乱,声音高了几度,“商总,这样做人不厚道,是我逼着的手去摸阮白那个小贱人了吗?就算不赴约,慕总依旧会想尽办法把找出来,做过这件事,这份律师函就会落在头上。”

商总一听,这可不得了,意思是慕少凌怎么都不会放过自己。

他肥胖的身体抖动着,早年间的时候,他就尝到过苦日子的滋味,要是被这么搞一搞,他怕是会回到以前的生活。

商总不愿意,道:“以为这样做就能撇清关系?若不是说那些话,慕少凌说不定还不会给我律师函。”

他认定慕少凌来这是为了华筑跟自己合作的事情,只不过夏蔚惹恼了他,所以律师函才会出动。

有钱人都讲求面子,被夏蔚这么一说,他那里还会表达自己真正的目的?

夏蔚睁大双眸瞪着他,这个男人沉迷酒色,连智商都丢了。

他不了解慕少凌,她却了解得很。

她拿起律师函,律师函是李文启在的律师楼发出的,她说道:“这个律师我认识。”

“能贿赂他?”商总顿时有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