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条上的内容,如此简单,没有姓名,也没有落款,更未言明何事。

唐越看后,又拿起小刀把玩了一下,眉头微皱,不免有些疑惑。

突如其来的事件,也让他没什么心情喝酒了,走出门外,刚好看到管家经过,便下意识问道:“王伯,刚才看到有外人进来吗?”

管家停下身子,微微弯腰,恭敬的说道:“回公子,老奴刚才在交代下人们一些事情,并未注意,何况有外人进来,仆人理应知晓才对。”

“好吧,你且去忙吧。”唐越摆了摆手。

“是,老奴告退。”

这处府宅,是唐越入楚之后,楚王安排的,并不是什么防备森严之地,但楚王给他的下人也有不少,来人既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到这里,那就说明身手不错,最起码,他的轻功不赖。

想到这里,唐越又抬头看了看阳光,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随后返身回屋,提起了挂在墙壁上的战剑。

他决定去看看,不管来人是谁,目的何在。

或许是因为好奇,或许是他心中有着某种感觉。

他的一身武艺,足可纵横天下,因而艺高人胆大,根本不怕什么。

现在离申时尚早,决定之后,唐越也一身便装,带着战剑,开始独自一人,随意在楚都逛了起来。

天台清纯死库水美女

楚国地处长江以南,城市多临水,不仅景色怡人,且南水多养温婉美人。

这里的美女,是出了名的,大街上,不时可见窈窕淑女,三两人结伴,交头接耳,抿嘴浅笑。

亦有少年公子哥,文人士子,外出游玩。

更有来往商旅,小贩小摊,不时叫卖。

总之,那是各色人等,热闹非凡。

走着走着,唐越也发现了有些不对,因为他总感觉,有不少人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这里。

下意识的驻足侧头,就见两名少女,目光落在他身上,正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见唐越看来,其中一人似有些害羞,脸色红红的低下了头,另一人则是眼眸流转,娇滴滴的看了他一眼。

他的相貌,实在太俊美了!

俊到比漂亮女子还美。

两名女子的行为,实则是一种暗自倾慕,可在唐越看来,却像是在对自己品头论足。

他这一生,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他小白脸,第二件事,就是别人异样的目光。

这是他桀骜的性格。

狠狠怒视二女一眼,他也气冲冲的离开了这里。

“公子……”有一女下意识想要轻呼,声若蚊蝇,刚开口,可又没敢失礼。

“算了,萍水相逢,那公子确实俊美,但好凶啊……”另一女道。

又逛了几处地方后,唐越也在一处茶铺寻个位置坐了下来。

这间茶铺,就在街边,因而人流量不错,也是附近一带居民,平常聊天消遣的地方。

旁边几桌,还坐着不少普通百姓。

见有客人新到,小二肩搭抹布,也马上迎了过来,稍稍弯腰,笑脸说道:“客官来点什么好茶?”

“上一壶青叶吧。”唐越随口说了一句,小二应声而去。

旁边聊天的百姓,声音不大不小,有人说道:

“听说了吗?鬼军近日,又占领了连州,将那里视为他们的根据之地……”

“我也听说了,还说,连州的男子,被鬼军当作三等奴隶,不少都被铁链拴着,而女子更惨,被集中押到军营,惨遭蹂躏致死……”

“哼,鬼军只这些恶行吗?没听说吗?他们没有军粮的时候,就将掠获的少女开膛破肚,以人而食……”

“他娘的!鬼族真是丧尽天良!在我们的土地上,如此残害我们的同胞!是可忍孰不可忍!”

“桓国这次估计危险了,而且鬼族入侵,接下来,我中原大地,将会变成修罗炼狱场啊……”

“不是说,秦王已昭告天下,邀列国会盟吗,鬼族应该蹦跶不了多久了吧……”

“我看悬,说是列国会盟,可直到现在,有见我王任何动作吗……”有人摇了摇头。

“大王也真是的,如此异族入侵,关乎整个民族安危,身为中原诸侯王,理应承担责任,岂能置身事外啊……”

“嘘!你不想活了!竟敢如此非议大王……”

听着百姓议论,唐越真想拍案而起,大喝一声:凡我华夏血性男儿,当披甲上阵,杀尽外敌,护佑家园!

一路走来,他听到了太多这种议论,民间声音是很大的,可楚王,却充耳不闻,只顾自己那点儿利益。

楚国大臣,更有不少谋划着趁此攻宣。

好在楚相给拦住了。

要知道,现在宣国已经发出声明,是要会盟驱逐外敌的,楚王要是真在这种时候,不顾民族而动宣国,以唐越性格,保准马上和其翻脸。

虽然他只身在楚国,起不了什么作用,但其性格就是如此。

这时候,他也对楚王越发失望了。

而且本来,他和楚王就不是君臣关系,不过是客居于此罢了。

似乎是被百姓的议论,勾起了心中怒火,他将刚刚凑到嘴边的茶水狠狠放下,再无什么心情,丢下两枚钱币直接走了。

申时,郊外青竹林。

眼下正是晚饭时分,对方选在这个点会面,明显是有避开路人的意思。

唐越左手提着战剑,不紧不慢的走进了竹林中。

周围空无一人,入眼尽是青竹。

环视一周后,他直接开口说道:“阁下现身吧。”

随着话声,一名青年男子像是突然出现一样,由唐越侧后方走了出来:“唐将军,你来了。”

唐越侧头,将来人打量了一眼。

一身黑色锦衣,白面无须,算得上俊朗,只是脸上古井无波,有着一抹说不清的阴冷气质。

“你是何人?”

“林初。”来人开门见山。

“哦?你就是秦王麾下,负责军事情报的大头目?”唐越并没有吃惊,反而轻笑着反问了一句,显然,在他看来,林初对自己并不能构成太大威胁。

自信的笑了笑,他又玩味说道:“你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平常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来此,就不怕回不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