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彭队,你带来的这位是谁啊?是咱们的新同事吗?这也太猛了吧!”

段政宇被彭丹宁松开了绑绳,脸上满是震撼地对彭丹宁问着。彭

丹宁听了一愣,不由抬眼看了看正在绑住那鑫仔的萧然,神色复杂。就

在之前潜入别墅大院后,她一直跟在萧然身后,亲眼见到萧然犹如暗夜幽灵般地一个个将那些在外巡逻的那些守卫部打晕,甚至最后还用飞刀直接杀死了两条恶犬,那超然的潜行刺杀手段和身手已经是让彭丹宁震撼的无以复加。

而到了这屋内,萧然更是用那霹雳般的闪电手段,瞬间就将整个屋内为数不少的这些歹徒部打倒,再一次让彭丹宁大开眼界!

这样的身手和手段,真的就是像段政宇说的一样:太猛了!

可萧然根本不是警察,相反,萧然在彭丹宁的心目中还是一个罪犯,是她必须亲手将其绳之以法的恶人!

但萧然这两次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对她的案子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上一次救了自己,而这一次,又救了自己的同事。如

此一来,彭丹宁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萧然了!

“对了,彭队,我们得赶紧审审这个鑫仔,他不但有这把左轮手枪,还有其他枪械,我们得赶紧问清这批枪械的数目和来源。”这时候那段政宇想起了大事,赶紧提醒道。

彭丹宁一听,也是猛然惊醒,拉起了段政宇,就走到那鑫仔面前,让萧然弄醒了鑫仔。“

鑫仔,你的枪是哪里来的,还有多少,藏在哪里?老实交代,我们的政策是……”彭丹宁冷峻地向着段政宇喝问着。

运动的大方体验

可还没等她说完,那鑫仔直接抢过了话去,“哈哈,你们的政策我懂……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嘛,对不对?哈哈……”说

完,鑫仔狂笑了起来。

“你混蛋!”旁边的段政宇听到怒火中烧,加上一开始就被鑫仔给暴打过,顿时没有没有忍住,上去就给了鑫仔的脸上一拳。

“噗!”

那鑫仔一口血水就吐了出来。可他不但不惧,反而冲着段政宇狞笑道:“你个条子的卧底,现在跟老子耍横了?嘿嘿,要不是你们的人来得早,老子早特么把你废了!”

说完,他又扫了一眼旁边双眉紧皱的彭丹宁,狞笑道:“我说美女警官,老子不怕死,不过你如果肯和我睡一觉,说不定我就告诉你了,哈哈哈……”

“你!”彭

丹宁和段政宇两人同时被鑫仔这话给气的无语。

而段政宇更是挥起拳头,还想再打。“

政宇!”彭丹宁一把拉住了段政宇,无奈道,“打他没用,还是等队里的人来了,仔细搜查这里,然后带他会局子里再审吧。”

“嘿!”

段政宇愤愤地放下拳头,心中也是无奈,他知道他和彭丹宁对这种无赖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

嘿嘿。”那鑫仔顿时狞笑起来,笑声里充满着轻蔑,神情得意狰狞。

可就在这时候,本来一直在旁观的萧然,忽然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就揪住了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往地上狠狠地一撞。“

嘭!”鑫

仔被撞的两眼直冒金星,鼻子都被撞出血来了,脑袋里嗡嗡炸响,完懵逼。

而彭丹宁和段政宇也懵了,没料到萧然突然来这么一下子。“

小子,你以为你这样很拽很狂是吧?”萧

然拽着鑫仔的头发,把他的头拉了起来,在他的耳边冷笑道:“那我告诉你,你这点把戏在我眼里,屁都不是!因为,我比你更拽更狂!”

这时候的萧然和之前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刚才的沉稳和冷静完不见,剩下的只有那嗜血的疯狂和嚣张!彭

丹宁和段政宇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地都咽了咽口水,心中微颤,升起了一股寒气。

而直面萧然的鑫仔,更是被吓得心中骇然,仿佛他就在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饿虎嘴下,随时都有可能被直接撕碎。“

你,你有种杀了我!”这时候的鑫仔索性装疯卖傻,发起狂来。

“杀你?”

萧然狠笑,摇摇头:“我杀你干嘛?记得吗,我刚才说了,要和你玩个游戏的。”

说着话,萧然一脚踏住了鑫仔的脑袋,然后拿出了那把左轮手枪,把转轮扳了出来。“

里面果然只有一颗子弹,很好。”萧然把转轮在鑫仔眼前晃了晃,包括彭丹宁和段政宇在内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里面确实有一颗黄灿灿的子弹。然

后萧然又将转轮合上,猛地一转。“

哗啦啦”,转轮狂转。

接着,萧然踩着鑫仔,猛地用枪顶住了鑫仔的太阳穴,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那么我们就可以来玩玩俄罗斯转盘的游戏!你很喜欢玩的,对吗?”“

……”

屋内瞬间鸦雀无声!所

有人都被萧然这疯狂的举动吓傻了!

这时候的萧然真的就像是疯了一样,不管不顾,比之之前鑫仔用枪逼住段政宇脑袋时还要疯狂!

彭丹宁和段政宇这时候也是惊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你用我玩剩的吓唬我,没劲!”那鑫仔一咬牙,狠狠道。他这时候豁出去了,他认为萧然绝对没有这胆子开枪。

“对,确实没劲!”

萧然竟然赞同地点了点头,冷笑道:“这个游戏最没劲的地方就是……只能玩一次!”说

着,萧然把左轮手枪从鑫仔的太阳穴上挪开,然后把枪口顶在了鑫仔的下身要害上。“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我可以和你玩两次。”“

第一次,我可以打碎你的蛋!”“

第二次,我再打爆你的头!”

萧然如同恶魔一般,狰狞地笑着。“

你……你不,不敢,你不敢开枪!”鑫仔吓得牙齿都打颤了,可嘴里还在发了疯样的兀自强硬。

“不敢开枪,哈哈……”

萧然忽地狂笑。

突然!

“叭!叭!叭!叭!”

萧然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连扣了四次扳机。